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蜜柚九分酸 > 第 4 章
    这人怎么开口闭口就是死死死的?

    周羽湉一把将纪邺旬推开,转身去洗手。

    感谢的话她是说不出口了,毕竟他就是让她流鼻血的罪魁祸首。

    纪邺旬当然也没稀罕周羽湉会对自己道谢。他跟老佛爷似的,手稍稍一抬起按住江卓的肩膀。一旁的江卓连忙变成人形拐杖,笑着说:“旬哥,你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呦。”

    这个不难看出来。

    自从纪邺旬失明以后,他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各种恶龙咆哮。简单一句话就是,每天都在发疯。

    像今天这种纪邺旬还能冷静帮人止鼻血的情况,实在太像个正常人了。

    纪邺旬也没搭理江卓,反而朝周羽湉的那个方向喊:“喂,做点吃的。”

    周羽湉闻言转头,再次对上纪邺旬的视线。

    纪邺旬个子高,足有一米八六。矮个子江卓在他身边挺像个小太监。

    纪邺旬由江卓搀扶着,视线并没有留在周羽湉的脸上,只是在她这个方向看。虽然他的视线虽然没有聚焦在她的身上,但那冰冷的眼神却一点都没有少给她。

    这让周羽湉意识到,眼前这个可恶的屁人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到。

    本来按照周羽湉这人的性格,不怼这人几句不舒服。不是不吃她做的东西?不是不需要助理的吗?有本事别让她做饭呀!

    但转念一想,她就是个打工的,有什么资格跟雇主发脾气呢。主人家说什么,她照做就是了。

    “你想吃什么?”周羽湉平静地询问。

    “这是你需要想的问题。”纪邺旬轻飘飘留下一句话,表情又拽又欠揍,最后剩给周羽湉的只是一个背影。他双手闲散地放在裤兜里,长腿迈开,整个人懒洋洋地朝着屋外走。这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看不见。

    周羽湉手上刚好拿着一把水果刀,忍不住在纪邺旬的后背张牙舞爪。

    突然,纪邺旬一个转头,目光望向周羽湉的方向。

    如果一个人的眼睛里能射出刀来,那么周羽湉的胸口已经在淌血了!

    周羽湉的手顿在空中,怀疑纪邺旬发现她在干什么。

    但纪邺旬是真的看不到,他继续往屋外走去,没有搭理周羽湉。

    做美食对周羽湉来说是一种享受,她很热爱。

    周羽湉从大一开始接触短视频,短视频的账号名为“小甜甜”。

    因为一次上传的做菜视频小火,于是专注于做迷你的寝室美食。

    当时周羽湉的短视频人气因为寝室美食还小小地火了一段时间,她外表甜美,语气软萌,光是看她做饭菜的样子就很可口。

    但短视频博主难免都会遇到人气下滑的困境,从大四开始,周羽湉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点击量就开始下滑,不得不另寻灵感。她也尝试过各种自己没有接触过短视频的类型,可效果都不太理想。

    一开始当然也有一些平台来找过周羽湉签约,但都被周羽湉拒绝。周羽湉觉得自己不能甘心就当个小网红,后来现实告诉她,错过了那个摆在眼前的机会之后,如今她连一个网红都当不了。

    不过周羽湉的心态也很佛,在短视频大热的时候她通过推广和广告攒了一些小钱,虽然现在她的视频没有太多人关注,但也不甚在意。她一个小女生不买车不买房,省吃俭用,再加现在继续挣点小钱,不怎么愁吃喝的。

    打开冰箱,周羽湉看了看里面的食材,很快就能决定做点什么吃的。

    “江卓。”周羽湉喊了声,“你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

    江卓不客气:“好呀,刚好我中午没怎么吃饱。”

    很快,周羽湉开始忙活了起来。

    不得不说,在环境优美的地方做饭,心情似乎也会更好一点。

    纪邺旬这个厨房大概本来就没怎么用过,里面的很多餐具都是崭新的,包括平底锅的锅底都还能反光。但厨房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价格不菲,好比周羽湉手上这口锅,要价可是好几千块起。

    周羽湉穿上了围裙,拿出虾球还有冷冻的里脊肉让它们快速解冻,然后她再洗米煮饭,争分夺秒,希望能快点让那位大爷吃上热乎乎的饭。

    既然大爷都主动下来觅食了,估计是挺饿的了。

    这个时间点,外头是碧海蓝天,微风徐徐。别墅里真的很安静,没有汽车鸣笛,也没有隔壁邻居的吵闹。

    周羽湉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一抬头就能看到纪邺旬。

    纪邺旬就站在门口,海风轻轻吹起他的衣角以及他那头凌乱的发。

    这人虽然看起来很颓废吧,但颓废得好像挺帅的。

    周羽湉这两年专注自己的爱豆傅郡,也没有再理会落寞的纪邺旬。她突然有点好奇,在人气低迷没有通告的这两年,纪邺旬都在干些什么。

    不过周羽湉想了想,要是她有一大笔的存款又不需要工作,那最大的梦想就是每天瘫在家里。

    也不知道纪邺旬到底在想些什么,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久没动。他肩宽腰窄,双腿又直又长。周羽湉想起,几年前纪邺旬曾经给某运动品牌的代言宣传照,看似再普通不过的运动套装穿在他身上却充满了禁欲气息。

    那年,纪邺旬以一己之力,将那个岌岌可危的运动品牌狂增了百分之一千的销售量。

    曾经的纪邺旬站在中国顶流的金字塔上,风头真的无人能及。

    周羽湉会记得那张宣传照,原因是她大学的室友非常喜欢纪邺旬,那位室友还特地把那张照片贴在寝室的门上,让她被迫每天开门都能看到纪邺旬那张好像别人欠了他一百万的脸。

    如今大学毕业也已经好几年了,周羽湉不知道自己那位室友现在还喜不喜欢纪邺旬。

    “小湉,需要我来帮忙吗?”江卓走来,说着已经撸起衣袖。

    周羽湉本想说不用,不过见江卓那么热心肠,就给他拿了个包菜,说:“你用手撕开包菜叶就行了。”

    “好的,没问题。”

    趁着一起做饭的功夫,江卓也好继续跟周羽湉讲一讲关于纪邺旬的事情。

    周羽湉下意识看了眼已经不在门口的纪邺旬,问江卓:“他出去了诶,一个人没问题吗?”

    江卓说:“没问题的,前后都是咱们的地盘。”

    周羽湉点点头。

    这里真的很大。

    江卓说:“旬哥的感知能力似乎天生就比别人好,他方向感好,听力也好。走过一遍的地方他能牢牢记住,听过一遍的曲子他也能准确弹奏。”

    要说前面方向感好这点,周羽湉是承认很正常的。但听过一遍的曲子也能准确弹奏出来?

    周羽湉觉得江卓有夸大的成分。

    江卓见周羽湉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说:“真的啊,不信的话下次你考一考旬哥。”

    “那还是算了吧。”她可没有那么闲。

    周羽湉想起后院的那个泳池,莫名脑补纪邺旬失足落入泳池的画面,不由勾起坏笑的唇角。

    江卓侧头,刚好看到周羽湉正在微笑的面容。

    第一眼见到周羽湉,江卓就觉得这个女孩子看着特别舒服。她的皮肤特别特别好,没有化妆,但唇红齿白的,不会显得没有精气神,圆圆的小脸反而会让人想要去掐一把的冲动。

    虽然江卓比周羽湉小两岁,可周羽湉看着更显小。看起来小小的女孩子,总会让人有种保护欲。

    江卓在娱乐圈里当助理经纪人这一年,打小的明星也都见过不少。无论大小的明星,颜值都不是一般素人能够比得上的。

    但周羽湉的外貌并不逊色。

    江卓对周羽湉开玩笑道:“要是旬哥现在能看得见,应该很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周羽湉扯了扯嘴角:“别吧。我配不上他。”

    江卓噗嗤一笑:“你还挺幽默。”

    手上的食材准备妥当之后,接着就要开始下锅了。

    周羽湉认真做菜的时候总是一脸严肃,她抿着红唇,双颊看起来肉嘟嘟的样子,光是看着她就感觉很可口。

    纪邺旬这个人饮食清淡,除了喜欢面食之外就是白米饭和家常菜。他对于西餐日料什么的都不感兴趣,也不喜欢带壳的海鲜。口味上说挑剔吧,但也挺普通的。

    周羽湉很有自信自己亲手做的家常菜会让他满意的。

    这会儿江卓也没事干,就站在一旁看着周羽湉做菜,跟着滔滔不绝:“哇,小湉你也太厉害了吧!单手就能颠勺!不愧是得过厨神的人呢!”

    周羽湉眨眨眼:“小意思。”

    江卓这张嘴大概天才吃蜜糖长大的,夸人的话张口就来:“小湉你长得又可爱,又能做一手的好菜,真的是心灵手巧。你知道吗,我以前为了学做菜还特地去报过烹饪班呢,不过做菜这件事真的太难太难了。你真的好厉害呀。”

    周羽湉被说得不好意思起来:“做菜不难的,看看视频就能学会。”

    “吼!你这是赤!裸!裸!的看不起人啊。就跟学霸说这道题很简单一个道理。”

    周羽湉噗嗤一笑。

    因为赶时间,所以她左右开弓,左手是一个铁锅,右手是一个平底锅,两边都不耽误。

    铁锅里煮着海皇豆腐羹,平底锅里则在翻炒雪菜虾球。

    香味很快就传出来了,让一旁的江卓看得食指大动。

    正巧纪邺旬从屋外进来,江卓连忙喊道:“旬哥,小湉做菜好厉害呀!她一只手炒菜,一只手还能熬汤呢!”

    说得周羽湉好像一只八爪鱼。

    纪邺旬依旧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他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江卓的话,坐到沙发上靠着。

    周羽湉当然没有期待纪邺旬会有什么反应,她把海皇豆腐羹从锅里盛出来之后就让江卓端一碗过去给纪邺旬。

    她估摸着纪邺旬应该连早饭都没有吃,现在已经下午两点,适合先吃点流食垫垫肚子。

    看到纪邺旬,周羽湉莫名就会想起自己小时候养过一只小土狗。还记得那只小土狗特别挑食,给它什么吃的都嫌弃。后来周羽湉实在没招,就让那只小土狗饿了几顿。没成想,再给它喂食的时候,它吃得那叫一个飞快。

    周羽湉就觉得,纪邺旬跟她以前养的那只狗挺像的。

    谁料,江卓好心把那碗豆腐羹端给纪邺旬时,换得对方冷冰冰一句:“谁说我要喝汤了?”

    江卓连忙说:“很香的!旬哥你尝一口。”

    纪大爷目视前方,一副天王老子唯我独尊的样子,没有搭理江卓。

    站在料理台前的周羽湉手里正在给里脊肉裹上生粉,表情淡然。

    这就是江卓口中的人很好?

    还真没看出来。

    等那碗豆腐羹凉了,周羽湉锅里的糖醋咕噜肉也已经做好了。她一共做了四道菜,分别是雪菜虾球、糖醋咕噜肉、手撕包菜、海皇豆腐羹。都是巨下饭的菜,而且色香味俱全。可惜纪邺旬见不到这些菜的色相,算是一种遗憾。

    饭菜上桌,周羽湉一看时间,用时29分钟。对于这个做菜的速度,她相当满意。

    正在这时,有人按门铃。

    离门口近的江卓准备去开门,被纪邺旬叫住。

    纪大爷懒洋洋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轻启薄唇道:“让那个新来的去开门。”

    按照远近的距离计算,江卓距离门口顶多两米距离。而站在厨房里的周羽湉要先绕过厨房,再经过客厅,最后才能去开门。

    周羽湉倒是没有什么废话,直接去开门。

    从别墅正厅门口出去,还要经过前院,再能去开大门。光是到门口,就花了周羽湉不少时间。这房子大了还挺费腿。

    大门一开,周羽湉就见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手提着一袋子的餐盒,满脸笑意地问:“请问这里是纪先生家吗?”

    周羽湉点点头:“是的。”

    男人打开外卖车上满满一保温箱的外卖,对周羽湉说:“这里都是纪先生订的外卖,祝你们用餐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