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蜜柚九分酸 > 第 3 章
    周羽湉成为了曾经顶流纪邺旬的助理,作为闺蜜的洪菡显然比她更激动。

    一个中午,洪菡的消息几乎就没有怎么停过。

    洪菡:【真的跟做梦一样!】

    洪菡:【你说,有没有可能纪邺旬以后重返顶流的位置啊?】

    洪菡:【你快偷拍几张纪邺旬的照片给我啊啊啊】

    周羽湉无奈回复:【别再提纪邺旬了,再提我们绝交吧。】

    洪菡发来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洪菡:【好吧。】

    洪菡:【那你家里的事情怎么办?】

    洪菡:【你和张律师联系得怎么样?】

    不久前,洪菡把一个律师的微信号推给了周羽湉。

    那位律师名叫张泽洋,是洪菡远方亲戚。

    周羽湉和张泽洋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张泽洋也很热心地帮忙。

    周羽湉:【张律师说我爸这种情况属于盗窃,建议我去公安局报案。】

    周羽湉:【他说涉及的金额比较大,可以起诉。】

    洪菡:【起诉?那你爸要去坐牢?】

    周羽湉:【嗯。】

    洪菡:【哎,你怎么就摊上这种爸爸?】

    洪菡:【那你的钱能追回来吗?】

    周羽湉:【能。他买的房子可以拍卖,到时候拍卖的钱会给我。】

    洪菡:【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真的要去报案吗?】

    周羽湉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来来回回,输入又删除,最后发送四个字。

    周羽湉:【我想报警。】

    洪菡:【我支持你。】

    张泽洋很明确地对周羽湉说过事情处理的结果。

    如果周羽湉去报案成功,那么警察会去收集证据。这场官司最后大概会判处周鸿波有期徒刑三年,她的那笔钱也能追回来。

    但在中国,因为各种道德的原因,关于财务纠纷,子女状告父亲的情况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洪菡咨询一些律师朋友得到的答案那样,建议协商解决。

    周羽湉拿着手机,110这三个键按得轻松,但绿色的拨号键却怎么都下不去手。

    到底是她的亲生父亲。

    自幼周羽湉所受到的家庭、学校、社会教育都不允许她这么做。

    她怎么能去告自己的父亲呢?

    正发着呆,有人按门铃。

    周羽湉去开门时,发现是一个男孩子。

    “你好,我是江卓。你应该就是周羽湉吧!初次见面,我是你的同事哦!”

    江卓特别有礼貌,个头不高,但模样清秀。他是沈鹏池身边的助理经济,年纪还挺小,才二十三岁。沈鹏池因为工作忙,所以正式录用周羽湉的时候没办法将太多细节,于是派来江卓再和周羽湉接洽。

    周羽湉忙请人进屋。

    江卓在玄关换鞋,十分自来熟地说:“沈哥怕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所以暂时派我过来帮衬着点。接下来这几天,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

    “好的。”

    周羽湉并没有什么觉得应付不过来的。

    早上她不过就是被纪邺旬泼了一杯冷水,没什么大不了,她也没放在心上。

    而且准确点来说,她连纪邺旬的模样都还没有看清楚。纪邺旬不开门也不下楼,更不会见她。没有什么接触,就没有什么摩擦。

    “旬哥在楼上休息吗?”江卓问。

    周羽湉说:“不知道是不是在休息,总之没下楼。”

    江卓点了点头,又想了想,对周羽湉说:“那我带你在家里参观一下吧。”

    “好。”

    别墅很大,一共有三层楼,截至目前,周羽湉的活动范围还都在一楼。

    江卓和沈鹏池一样都很有亲和力,加上看起来年纪比较小,更让周羽湉有种见到同龄人的亲近感。

    他主动和周羽湉聊起:“听沈哥说你做饭特别牛,今天我刚好可以尝尝手艺。”

    周羽湉也不谦虚:“那你就有口福了。”

    说到自己的厨艺,周羽湉其实还真的蛮有自信。

    她小时候跟着外婆长大,从小就绕着灶台旁边打转。长大以后自己做短视频博主,内容就是以美食为主。

    周羽湉在某个短视频软件上还有几十万的粉丝。

    “地下室你去过吗?”江卓问。

    周羽湉摇头。

    “那我带你去,顺便和你讲一下一些东西该怎么保养收拾。”

    周羽湉对一楼和前后院都已经了如指掌,但还真的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个地下室。而且还地下室还不止一层,有两层。

    江卓带着周羽湉往地下室走,一边走一边说:“这房子是旬哥的不动产,很多设计都是他亲自参与的。地下室算是一个休闲区,这里有很多娱乐设施,有健身房、会客厅、家庭影院、酒窖,很好玩的。你平时要是没事,就可以来这里看看电影啊什么的打发时间。”

    周羽湉:“居然还可以那么轻松的吗?”

    江卓笑:“当然可以啊。要不是沈哥嫌弃我做的饭不好吃,我就来给旬哥当助理了。”

    随着地下室的水晶灯被打开,映入周羽湉眼帘的就像是某个高档娱乐会所。这里的装修低调奢华,非常有质感。

    江卓顺手打开音响,轻音乐缓缓流淌着。

    “怎么样?音响效果是不是很棒?”

    周羽湉连连赞叹:“这好像有个的乐手就在我耳边演奏。”

    江卓兴奋地点着头,极其赞同:“旬哥对品质的要求很高的,这音响价值十几万呢。在这里听音乐,会不会把自己今天一身的疲惫都抛到脑后去?”

    周羽湉:“……”

    没有。

    再往地下一层,是单独的摩托车房以及跑车房。除此之外,还放有滑板什么的东西。看得出来,纪邺旬的爱好挺多,有些都还是极限运动。

    江卓说:“男人都喜欢车,旬哥也不例外。”

    周羽湉也算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到这种机械怪物,心里明白这些价值不菲,难免肃然起敬。

    “对了,你还记得四年前的一场摩托车拉力赛吗?”江卓问。

    周羽湉一个对摩托车不感兴趣的女孩子当然不了解。但江卓不介意,他甚至都没等到周羽湉的回答,自顾自地往下说:“你可能不知道,旬哥还是一名职业赛车手哦。”

    周羽湉:“哦。”

    江卓说:“那次旬哥参加的摩托车拉力赛,成绩很好的,可你知道吗?在最后一圈车过弯道的时候被后面的赛车手故意别倒在地上。”

    周羽湉想了想,好像是对这件事情有那么一点印象。

    江卓继续义愤填膺:“旬哥亏就亏在是一个明星,好像做什么都为了博流量。就连摔倒这件事还被一些营销号黑成是故意的。故意个蛋呢,没看到后面那辆车故意在哪里扭来扭去的吗?”

    这人说着还急红了眼似的。

    周羽湉连忙安慰:“人没事就是万幸了。”

    “谁说没事的?我怀疑现在旬哥失明就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事故。你知道后遗症吗?就是那种当时没有病情显示,后来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这个病就出来了呀。”

    周羽湉跟着附和:“应该也有可能。”

    地下室参观好之后,江卓直接带着周羽湉乘坐电梯上二楼。

    二楼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是纪邺旬的主卧,另外两个是客卧。这两个客卧其实就像是两个小套房了。

    大致了解了一下之后,江卓继续带周羽湉往三楼走。

    正在周羽湉好奇三楼是怎样的别有洞天,进入视线的就是一整排的乐器。

    吉他、贝斯、钢琴、架子鼓……

    不由让人怀疑这里是卖乐器的。

    江卓说:“你现在看到的这些乐器,我们旬哥都会哦!”

    “那么厉害的吗?”周羽湉将信将疑,这里的乐器少说也得有十来件吧?真的什么都会?

    江卓却是信誓旦旦:“当然了,旬哥无所不能。”

    周羽湉小时候其实也学过乐器。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被外公硬逼着拉二胡,天知道她学到初中毕业都没能流畅地拉完一段曲子。后来外公大概是真的扶不起她这烂泥,终于没有再逼着她拉二胡。

    太多了乐器了,琳琅满目。

    周羽湉心想,如果纪邺旬这些都会的话,那还真的挺厉害的。

    江卓左一句旬哥,又一句旬哥,看起来和纪邺旬的关系很好的样子。周羽湉想到纪邺旬早上的所作所为,忍不住问:“你和纪邺旬认识很久了吗?”

    “我在星壹娱乐当助理经纪人刚满一年,和旬哥认识也算刚满一年吧。”江卓说着还一脸诚恳地看着周羽湉,“旬哥人很好的,真的。”

    周羽湉笑笑:“……”

    才怪。

    正说着,两人又进到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奖杯奖状,以及粉丝送的东西。纪邺旬曾经的辉煌都在这个屋子里摆着。什么新人奖啦,最受欢迎歌手奖啦,华人杰出青年歌手啦,很多很多。

    江卓突然轻叹一口气,一脸惆怅:“小湉你知道吗?当年媒体报道的那件事根本不是网友看到的那样。旬哥那个恶心的爸爸做了什么你们都不知道。”

    周羽湉意外吃瓜,整个人都精神了,连忙问:“他爸爸怎么了呀?”

    江卓见周羽湉也是自己人了,就说:“旬哥那个爸爸差点□□一个还不满十岁的女孩子呢!你说这种人该不该打?”

    周羽湉当时就震惊了。

    她一直以为纪邺旬是那种性格暴躁的不孝子,当时他的父亲还上微博发了长文,说什么纪邺旬不尽赡养义务之类的。导致周羽湉和绝大多数网友一样,对纪邺旬的印象很不好。

    江卓说:“难以相信吧?这个世界上就是会有这样的父母。不断不断地去吸子女的血。”

    不意外的,周羽湉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挺巧的,她的父亲也是这样的人。

    周羽湉问:“那你们星壹娱乐为什么不做好公关呢?这种事情很明显是纪邺旬占理,网友肯定理解的。”

    “哎,怎么说呢?主要是旬哥这个人真的心软,他那个父亲稍微在他面前装可怜,他就不打算跟网友解释了。”江卓说:“还有就是,当时星壹娱乐的对家东梁鼎盛有多卑鄙你是不知道。那会儿东梁鼎盛各种买水军,在网上给我们旬哥制造黑料。”

    “东梁鼎盛?”周羽湉当然知道这家娱乐公司,那可是她爱豆傅郡的经纪公司。

    江卓一脸气呼呼的:“就你现在看到的那个傅郡,这人简直就是踩着我们旬哥的身体爬上去的。对了,傅郡你认识吗?”

    周羽湉面无表情点点头:“认识。”

    何止认识,她还是傅郡的粉丝。

    江卓:“你可是不知道,这个傅郡表面上看起来宠粉,私底下别提有多恶心了,和我们旬哥简直没办法比。这些圈子里的人都知道。”

    周羽湉默了默。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周羽湉没有接话,气氛突然有点冷场。于是江卓继续带她介绍房子。

    三楼除了放着各种乐器,还有一个舞蹈房。

    纪邺旬曾经得过街舞大赛的冠军,后来因为受伤没有怎么跳舞。但江卓说纪邺旬还是保持着每天练功的习惯。

    说到跳舞,江卓又是滔滔不绝:“我们旬哥可厉害了呢……”

    周羽湉看江卓那样子,似乎真的把纪邺旬当成一个神话在膜拜。

    可她的大脑却自动屏蔽江卓对纪邺旬的各种彩虹屁。

    “纪邺旬现在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了吗?”周羽湉打断江卓。

    江卓闻言脸色沉了一下:“是的。那天早上旬哥起床突然就看不到,失明了。然后我们连忙带他去医院做各种检查,都显示没有问题。后来心理医生诊断他是自己心理封闭导致的失明。”

    不是说摩托车后遗症吗?

    周羽湉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她倒是有点好奇什么心理问题居然还能导致失明?这听起来真的很戏剧性。

    她问了江卓,江卓也没有怎么说。

    一圈逛完重回一楼,刚到一楼楼梯拐角,周羽湉就撞了一堵结实的肉墙。

    猝不及防的疼痛一下子窜到脑门子上,那是结结实实的疼。

    周羽湉一把捂住自己的鼻子,眼泪不由自主地在眼眶里打转。

    “嘶……”

    紧接着,周羽湉感觉自己的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这一看不得了,居然还流鼻血了!

    还不等周羽湉开口,眼前的始作俑者就冷声:“你瞎吗?走路不会看着点?”

    这人简直是贼喊做贼啊!

    周羽湉心里的那团火蹭一下就燃烧了起来,她猛一抬头,对上眼前人的那双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应该是周羽湉第一次见到纪邺旬的正脸。早上那次不算,当时因为纪邺旬背着光,所以她没能看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一个棱角分明的轮廓。

    周羽湉当然知道纪邺旬长什么样,毕竟她曾经算是他的黑粉,他眼角那颗小泪痣在哪个位置她都了如指掌。

    可这么近距离看,周羽湉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特别陌生。

    纪邺旬有一双很好看的双眼,可眸子中却流转着晦暗的波光。他的五官轮廓非常凌厉,和市面上流行的那种奶油小偶像很不同,看起来非常具有攻击性。早上周羽湉看到的那头鸡窝发型,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凌乱美的典型代表。

    ……这男人的长相是真的绝了。

    可长得好看又怎么样?

    撞了人就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吗?

    这就是所谓的人很好?

    周羽湉心里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时一旁的江卓发现周羽湉流鼻血,连忙眼疾手快地拉着她道:“快快快,仰起头,举起手!这样可以止鼻血!”

    周羽湉被江卓弄得一阵慌乱,立马跟着照做。她印象中,小时候流鼻血的时候的外婆好像都是让她马上仰起头的。

    可正当周羽湉仰起头时,一只有力的大掌却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紧接着她的脑袋被用力往下压,被迫低着头往前倾。

    “疼!”

    一切是那么猝不及防,搞得周羽湉以为纪邺旬要对她“谋杀”。

    “纪邺旬!”周羽湉一阵扑腾,可奈何纪邺旬这个屁人纹丝不动。

    事情远没有周羽湉想得那么简单,纪邺旬除了禁锢她以外,还伸手一把压按住她的鼻翼。

    眼下,周羽湉就像是一只扑腾的小麻雀,在高大的纪邺旬身下死命扑腾。

    可是没有用,她的命门被他死死掌握。

    周羽湉就差拿脚踢纪邺旬,大喊:“纪邺旬,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对我!”

    因为被捏着鼻子,她的语气听起来还十分滑稽。

    纪邺旬没有理会周羽湉的扑腾,而是冷声吩咐一旁的江卓:“去拿个冷水袋或湿毛巾。”

    “好好好!”江卓也不问原因,连忙照做,那叫一个狗腿子。

    湿毛巾拿来之后,纪邺旬就把那冰凉的毛巾敷在了周羽湉的额头上。

    周羽湉也不傻,很快也意识到纪邺旬是在帮自己止鼻血。

    事实上,正确处理流鼻血的方式就像是纪邺旬这样做的。类似老一辈人说的仰起脑袋或者举手都只是让鼻血换个方向流淌而已。

    不多时,鼻血还真的被止住了。

    周羽湉还挺意外,站在原地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她望着自己刚才被鼻血染红的手指头,感觉奇奇怪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这时。

    “啪”的一声,纪邺旬一巴掌拍在周羽湉的脑门上,表情闲散又欠揍道:“喂,死了吗?怎么不扑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