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蜜柚九分酸 > 第 2 章
    能得到这份助理的工作,其实周羽湉也是过五关斩六将。

    即便纪邺旬现在人气低迷,可毕竟曾经是一线明星,十分注重生活品质和隐私。

    虽然周羽湉并不清楚沈鹏池看中她的是什么,但她很清楚,这么优越的环境,那么高薪的工作,她能应聘成功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所以,周羽湉是不会这么容易屈服的。

    朝二楼的纪邺旬吼完,周羽湉带着湿漉漉的身子转身进了屋。她以为楼上的纪邺旬会下来和自己对弈,但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等到这个人再有什么动静。

    只不过这杯冷水似乎也浇醒了周羽湉,起码她这会儿没有什么心思去想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时间将近中午,也到了周羽湉要给纪邺旬准备午餐的时候。

    沈鹏池发给周羽湉的工作内容里明确写着她主要的工作是给纪邺旬做饭,平日里她也要负责打扫别墅的卫生。如果纪邺旬有需要她的地方,她随叫随到。别墅里安装有监控,要是周羽湉外出的话可以用手机app看一眼家里的情况。

    除此之外,周羽湉的行动自由,不需要打卡上班,不需要面对爱嚼舌根的同事,甚至还能住在这样一栋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海边别墅里。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工作更让人喜欢的?

    这么一想,周羽湉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过了。再怎么,她都不应该把水杯扔回去吧?

    当时她气急,也算准了方向不会砸到他的。

    可纪邺旬未必就是这么想的吧?

    这栋五百个平方的别墅空旷又安静,里外的私密性都很好,换言之,隔壁邻居根本不会知道这屋子里的任何动静。有那么一瞬间周羽湉毛骨悚然,害怕纪邺旬真的在计划对她的打击报复。即使是不打击报复,估计也容不下她。

    正所谓,小女子能屈能伸。

    周羽湉连忙动手点开手机上关于纪邺旬饮食的喜好目录,开始计划中午做点什么好吃的。

    其实在来之前,周羽湉就做了各项准备工作。她上网将纪邺旬的各种喜好都记在了心里,也知道这个人性格古怪唯我独尊不好相处。

    但这又如何。反正都是给人打工,周羽湉就当自己的雇主有病,她多多包容就是。况且,现在的纪邺旬也真的有病。

    他失明了。

    两周前,纪邺旬的经纪公司微博发了条声明,大致意思是说纪邺旬意外失明,暂退娱乐圈。

    曾经的顶流毕竟是顶流,消息一出来纪邺旬的名字就上了热搜,并且后面跟着一个暗红色的爆字。

    可点进关于纪邺旬的热搜词条一看,网友的留言并不是惋惜和心疼,相反大多都是谩骂。

    【什么?原来他还在演艺圈?】

    【这种劣迹艺人早就该退出演艺圈了吧!】

    【失明?我看只是为了博噱头吧!】

    【打个赌,不出几天肯定又要重新出来捞金!】

    【这位大哥,时隔两年,你终于重新获得热搜第一,棒棒喔!】

    【失明?怎么不直接说自己死了?】

    当时娱乐新闻都是关于纪邺旬失明退圈的消息,周羽湉想不关注都难。只是周羽湉那会儿无论如何想不到,不久后的今天,她居然成为了纪邺旬的私人助理。

    谁都不能否认,纪邺旬出道即巅峰,他的成绩即便放在现在依旧无人能敌。出道首张专辑《black》十一首歌曲,词曲后期全部由纪邺旬独自一人包办,每一首歌都是精品。

    这几年,上至八十岁跳广场舞老太,下至幼儿园孩子,几乎没有人没有听过纪邺旬创作的歌曲。

    流量和实力,曾经的纪邺旬无一不缺。

    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周羽湉应该算是纪邺旬的黑粉。毕竟,她的爱豆傅郡和纪邺旬可是对家关系。

    在纪邺旬还未跌落谷底之前,傅郡的人气和各种数据都被纪邺旬远远甩在身后,以至于周羽湉这个粉丝都把纪邺旬当成了假想敌。后来纪邺旬脚踹生父的视频被曝光,形象大损,傅郡的势头才慢慢超过纪邺旬。

    这么想着,周羽湉点开手机里保存的傅郡照片,忍不住多看自己的爱豆几眼,来洗洗眼睛。

    傅郡的品行可比纪邺旬好了不止一丁半点。

    至于,纪邺旬的脾气,那是真的很差。

    和新来的助理一顿小学鸡似的大吵大闹之后,纪邺旬转回房间,拿起自己的老年机利落按下一串数字。

    随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上拨弄,手机上还会发出机械的女人声音:“139……8888”

    电话很快被拨通,还不等那头的人开口,纪邺旬便怒吼:“你给我找的什么鬼助理!她居然骂我!还朝我砸杯子!让她滚!马上给老子滚!我一秒钟都不想见到她!”

    那头接电话的人正是沈鹏池。

    沈鹏池这才走没多久呢,没想到错过这么一出好戏,反而惊喜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

    纪邺旬轻轻嗤一声,懒洋洋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玻璃窗户上倒映着纪邺旬的样子,他整个人凌乱又腐败,可搭配那张不羁的面庞,一切仿佛理应如此。这张脸天生就是为了演艺事业而生,随随便便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能成为镜头下的一张超级大片。

    沈鹏池多了解纪邺旬这个人啊。

    纪邺旬刚成年就是沈鹏池签约的艺人,他们彼此朝夕相处了将近十年。只不过,因为失明,纪邺旬的脾气比以前更爆了些。医生说过,现在的纪邺旬这种脾气都是正常的心理现象,他能发泄反倒是一件好事。

    一个正常人突然失明,这种打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失明还和断手断脚什么的不同,突然失明的病人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内心尤为脆弱。

    算算时间,纪邺旬失明也已经满一个月。都说人类习惯一件事物的周期是二十八天。可失明这种事情却不是说习惯就能习惯的。

    沈鹏池笑着对纪邺旬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是不是你先招惹的小湉呀?”

    纪邺旬冷笑:“小湉?你叫得倒是挺亲热。”

    沈鹏池四两拨千斤:“小湉又乖又可爱,做菜还超级好吃,你一定会很喜欢她的。”

    “我喜欢个屁。”纪邺旬修长的双腿敞开坐着,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慵懒气息,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前一片黑暗。

    沈鹏池是怕了纪邺旬这个祖宗,找个借口就要挂电话。

    纪邺旬轻哼一声:“沈鹏池,你别以为找个女助理给我就能改变什么,我瞎了就是瞎了。”

    “医生说过会变好的呀!重要的是你的心态要放好!”

    “你忘了吗?所有人都说我没有心。”纪邺旬淡淡道。

    “什么话。是个人怎么会没有心呢?”沈鹏池像个苦口婆心的老妈子,“既来之则安之呀,遇到最深的低谷之后就会反弹。因为你要开始走上坡路了,所以人生会显得特别艰难。阿旬,你的优秀和实力我都知道,等你的病好了,我……”

    还不等沈鹏池把话说完,纪邺旬就皱着眉把电话给挂了。这连绵不断的唠叨,比唐僧念经还让人烦躁。

    纪邺旬是一个月前失明的。

    那天清晨他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原本以为这不过是短暂的失明,可去医院检查之后才被告知,如果他心里的那道结无法解开,可能一辈子都会这样。

    这段时间纪邺旬其实一直都在做心理治疗,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纪邺旬的失明显然和先天性失明的人不同,他眼前看到的是一片漆黑。而先天性失明的人则无法处理视觉方面的信息,眼前的一切都是空洞的。

    失明的人能做什么呢?

    纪邺旬常常就是这样放空地坐在沙发上,目光失焦,神情冷淡,仿佛下一秒就会堕入到另外一个时空,整个人毫无生机。

    不知过了多久,纪邺旬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紧接着一道甜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纪邺旬,我能进来吗?”

    纪邺旬闻言蹙起眉头。

    门外的周羽湉换了一身衣服,手里端着一个餐盘,餐盘上是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炸酱面。

    据周羽湉了解到的,纪邺旬这个人非常喜欢吃面食,尤其还偏爱炸酱面。这不,刚才周羽湉在楼下又是和面,又是调酱汁,好不容易做了一碗炸酱面。

    周羽湉已经先试吃过了,很自信自己的手艺开个炸酱面馆妥妥的没问题。

    等了一会儿,周羽湉没听到任何动静,于是她又伸手敲了敲门。

    “纪邺旬,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炸酱面哦。”

    又说:

    “刚才的事情我们都有不对的地方,我先跟你道歉,我不应该那样对你说话。你别生气了好吗?”

    周羽湉的声音可盐可甜,可正太可萝莉。现在她用自己的原声加一点江南女子独有的嗲,听起来异常甜美。

    但这声音在纪邺旬耳里怎么听怎么别扭,简直比沈鹏池念经还让他心烦意乱。

    门外的周羽湉没有纪邺旬的准许当然不敢贸然开门,她站在原地多久,就说了多久的话:“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好不好?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但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的。也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什么恶意。未来我在这里给你洗衣做饭,我就是你的左膀右臂,就是你的双眼,我们好好相处吧!”

    纪邺旬终于忍无可忍,冷声道:“闭嘴!”

    他简直无法理解一个人怎么能滔滔不绝讲那么多的话。

    周羽湉连忙抿住自己的唇。

    可想了想,周羽湉还是再次开口:“纪邺旬,你要吃炸酱面吗?”

    纪邺旬:“我吃你妈呢!”

    周羽湉:“这个有点难办,我妈早八百年前就死了。要不你换一个?改吃我爸?”

    纪邺旬:“……”

    能让纪邺旬无语的,周羽湉算是第一个。

    可死了妈就了不起吗?

    纪邺旬让周羽湉有多远滚多远。

    好吧。

    周羽湉把手上的餐盘放在门口,离开前道:“那我走啦!炸酱面就给你放在门口了哦,你记得要吃呀。”

    纪邺旬转身进了卧室套间里的书房。

    自从失明以后,纪邺旬的胃口就一直很不好,有时候一天不吃饭都不会觉得饿。倒不是他故意不吃,而是真的吃不下。失明一个月的时间里,纪邺旬的体重跟着直线下降,必要的时候还要吃维生素。

    一个小时后。

    周羽湉上楼,看到已经结成坨坨的炸酱面叹了口气。

    她蹲在门口看着那晚炸酱面,一脸惋惜地说:“可怜的炸酱面啊,你看你,从一粒种子,变成一颗小麦,再从小麦变成面粉。这中间经历过多少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我们有缘。今天我把你揉成了面团,给你做成了炸酱面。这一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可有人却对你不屑一顾。”

    在房间里把周羽湉那番话听得清清楚楚的纪邺旬:这女的有病?

    周羽湉这话也是故意说给纪邺旬听的,最后不忘强调一句:“浪费粮食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