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曦西……曦西?”

    肩膀又被轻拍了一下。

    宋曦西回过神,正好对上纪枣原那双漂亮的杏眼。

    对方的脸上还带着关切:“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

    坐在轮椅上的痛苦和从天台跃下的绝望已经深入骨髓,如影随形。

    除非以牙还牙,报仇雪恨,否则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没事。

    想到这里,宋曦西忽然就平静了。

    她弯弯唇,表情是笑的,语气却无比冷漠:“没事,纪大小姐开口,我怎么敢有事。”

    ……

    纪枣原抱着椅子,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而后忽然感觉到自己好像反应有些大了,又硬生生止住,差点左脚绊倒右脚。

    等再抬起头时,宋曦西脸上已经浮现出几抹了然的嘲讽。

    纪枣原好半晌没说话,慢慢蹙起了眉头。

    她从来没在宋曦西脸上见过这样的神情。

    不仅仅是生气,冷漠,怨怼,酸楚。

    还有厌恶。

    ——是的。

    她竟然在宋曦西脸上看见了对自己的厌恶?

    这世界不会真的一夜之间改头换面变了个天吧。

    “你这是什么表情?”

    女生抱着臂,似笑非笑的,“我刚才没招你吧,你摆出这副样子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纪枣原,你别这样,说几句话就要哭不哭的,我真遭不住。”

    许是她抬高了音量,分贝有些超过,对话的内容又不是那么友善,周围不少同学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惊讶又好奇地望着她们。

    “这是咋的了,宋曦西和纪枣原吵架了?”

    “好像是欸,她们怎么突然就吵起来了,为啥吵啊?”

    “我怎么知道,还想问你呢。”

    “我也没听清啊……噢!你说不会是因为许林鹿吧?”

    “可能是哦。不过他们仨这孽缘也是绝了,如果我是纪枣原的话,我绝对都要疯掉了。”

    “唉,她估计也尴尬死了吧,闺蜜喜欢的人疯狂追求自己,甩都甩不掉,想想都觉得要命。”

    “但是说实话,我真搞不懂为了个男人至于吗,许林鹿都那样了,宋曦西她还丢不丢脸啊。”

    “你小点声啦。”

    ……

    耳旁窸窸窣窣的八卦声随风落入耳廓,话里的内容没一句好听的。

    宋曦西听着听着,忽然就觉得有些想笑。

    难怪上辈子她会输的一败涂地。

    人家十七八岁的年纪,就已经生得一副七巧玲珑心,把名声处理的妥妥帖帖。

    哪怕便宜都占尽了,在外人眼里,她依然是干干净净的小仙女。

    错的只是那些烦人的追求者和不知好歹的闺蜜。

    而她呢?

    喜欢就豁出了命的喜欢,仿若飞蛾扑火,不管不顾。

    最终火全扑到自己身上,烧的人面目全非。

    蠢的嘞。

    宋曦西轻轻扬起了眉。

    “纪枣原。”

    她红唇微启,“以后咱俩别揪着男人这件事瞎折腾了行吗,没劲儿。”

    宋曦西的儿化音发的很有韵味,和南方人软糯含糊的口音有着明显区别。

    特别是从她嘴里说出来,配合着明艳的五官和漫不经心的语调,竟然有着几分别样的妩媚风情。

    纪枣原愣愣地看着她。

    说实话,她的脑子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一直高速运转着,突然间又插进这么一个意外,cpu一下处理不过来。

    只能张张嘴:“啊?”

    “我不喜欢许林鹿了。”

    女生笑笑,“我说真的。你知道我是个颜控,看见帅哥就想撩一撩,而且以前年纪小还不懂事,审美都没长成熟呢,现在想想吧,那种没腔没调的小白脸……啧,算了,让给你吧还是。”

    纪枣原:“哈啊?!”

    “所以呢,从现在起,不管你对许林鹿是什么想法,都不用顾及到我。你们是甜甜蜜蜜也好是分合合也好或者是打架撕逼也好,”

    她顿了一顿,而后扯开唇,一字一句说的非常清晰,“那都是你们的事,再也别带上我。”

    说完,还没等纪枣原反应过来,她就提着自己的椅子往队伍中央走去。

    纪枣原怔住,好容易才组织好语句,站到她面前:“宋……”

    “别跟着我了。”

    ——第二个字还没说出来,就直接被女生冷漠打断。

    宋曦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们班队伍是按学号排的,你有关系能走后门能插班,不代表就能随便插队,明白么。”

    “……”

    “回你该站的位置吧,局长千金。”

    ……

    高中生是很少吵的这么厉害的。

    因为他们面皮薄,心思浅,还怕老师。

    所以大多都是写无数张纸条颠来倒去地争论,又或是干脆冷战并互相在背后讲对方坏话。

    像宋曦西这么当面撕破脸皮的,一学期也碰不到一回。

    而且她的语气措辞非常老练,几乎不带什么学生气,让人听了脸火辣辣的疼。

    连围观群众都忍不住咋舌。

    “哇——这也,没必要吧……太尴尬了。”

    “纪枣原不会要哭了吧,我天,好惨,被当众这么说欸……”

    “但是你听宋曦西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说纪枣原和许林鹿其实也在搞暧昧啊?”

    “好像……是吧,天,那如果这样的话,宋曦西也有点可怜欸。”

    “谁知道呢。”

    ……

    纪枣原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她倒是没觉得有多尴尬。

    也不至于有多惨。

    只是眼眶发涩,鼻尖发酸,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眼泪。

    她确实是,有点委屈。

    还有点愤怒。

    什么叫“不管你对许林鹿是什么想法”?

    什么叫“那都是你们的事,再也别带上我”?

    打从一开始,如果不是因为宋曦西这个闺蜜,那许林鹿对她来说,就是最普通最普通的一个追求者而已。

    她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可以摆脱掉这个麻烦。

    但是宋曦西一遍遍求她:

    “周末聚餐你就去一下吧,你去了许林鹿就会去了,求求你了枣原!”

    “演奏会的票拿到了,我们一起去吧!你以前是乐团的,只有你在我才可以进后台,求求你了枣原!”

    “你跟他的朋友熟,你能不能帮我转交一下这个礼物啊?你放心,里面我放了信的,他肯定不会误会。”

    ……

    一次又一次。

    从头到尾,分明就是她被搅合进了他们的事里才对吧?

    她才是那个要申诉要骂人要甩手不干的受害者才对吧?

    ……这些话,纪枣原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她只是定定地望着宋曦西,望了好一会儿。

    而对方侧对着她,甚至不想给她一个眼神。

    非常的高傲。

    非常的冷漠。

    非常的,恩断义绝。

    纪枣原吸了吸鼻子。

    什么话没说,扭头走到了队伍最后面。

    明明是40c的高温炎夏,她硬是感受到了六月飞雪的寒冷。

    ……

    当全班同学压低声音八卦,小纪同学垂着脑袋难过的时候,谢夏谚正好带着班主任的命令回来了。

    “我等会儿有个事,你让同学们排好队再带去体育馆,跟七班后面就行了,我们反正坐他们旁边的。哦对了,队伍排精神点,开学呢,别让校领导看了难看。”

    ——班主任是这么说的。

    谢夏谚领队站在队伍正前方,望着走廊上歪七扭八的队列。

    然后视线瞬间就被其中一道身影所吸引。

    站在队列最后方,矮了周围的男生们几个头,就像玉米地里的一个突兀的萝卜坑。

    还垂着脑袋,揪着自己的校服拉链,拉上拉下,拉上拉下,拉上拉下

    “纪枣原。”

    ……

    纪枣原迷茫地抬起了头。

    眼眶还带点红,但好歹没真的落出泪来。

    只是因为皮肤太白,身材太瘦弱,表情太耷拉,整个人都透着一种举世无双的丧。

    “你还没学号对吧。”

    谢领队在前方点了点她,语气平淡,“那上来举牌。”

    “啊?哦。”

    在两列队伍目光灼灼的“夹道欢迎”中,纪枣原慢吞吞走到了最前方,从谢夏谚手里接过班牌。

    以前在文科班的时候她就是举班牌的,所以对这件事很熟悉,随手就抬了起来,背在肩上,跟挑箩筐似的往前走。

    “干什么,开学呢。”

    耳畔忽然传来一道冷淡的男声,“抬头挺胸,打起精神来,别让校领导看了难看。”

    “……”

    “纪枣原说你呢。”

    ……

    纪枣原瞅了瞅前方队列中晃荡来晃荡去特别自由的七班班牌。

    又瞅了瞅身旁男生平静的脸。

    深吸一口气,还是憋屈地把牌子平举起来。

    去他妈的世界。

    今天是纪枣原苦难日吧!

    都在整她是吧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