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纪枣原当然不会像个傻大哈一样试图去说服对方这绝不仅仅是一条诈骗短信这么简单。

    事实上,从一开始,她就压根没打算让对方相信。

    但是男生那种“小朋友你可真是不要太搞笑哦”的冷漠表情实在让人感到很郁闷。

    多瞧不起人呢。

    纪枣原拿眼睛觑了他两眼,什么也没说,埋头继续订正试卷。

    呵呵哒。

    懒得理他这种井底之蛙。

    不过纪枣原失去了谈性,被未来电磁波定义为“不是个好东西”的谢夏谚本人,却对这个话题产生了一点难得的兴趣。

    他修长的指间架着一只笔,在玻璃窗折射的光线里晃啊晃的,衬的他冷淡的声线都有了几分金黄色的暖意:“如果真是未来的电磁波,那对方肯定不简单,你说不准可以探听出什么机密。”

    噢?

    纪枣原竖起了耳朵。

    “11月初全市联考,问问它联考题是什么,好抢占先机。”

    纪枣原已经忍不住扭过了头。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却见男生不慌不忙道:“全市前十有奖学金,换个手机再换张电话卡,就不会再收到诈骗短信了。”

    他说:“好好学习。”

    这是一种羞辱。

    这绝对是一种羞辱。

    小纪同学原本还充满期待的大眼睛此刻满是懵逼。

    半分钟后,变成了悲愤。

    她低下头,鼓着脸,用红笔用力地在错题旁边写下一个“解”。

    “因为y=1/2x,所以y’=x,所以da的斜率=谢夏谚就是个没脑子的杠精”

    订正到这里,纪枣原陡然回过神,心虚地瞅了旁边的同桌一样。

    男生正在撑着下巴闭目养神,侧脸轮廓比窗外的风景还赏心悦目。

    她庆幸地收回目光,赶紧用修正带毁尸灭迹。

    烦人。

    这个早晨可真是烦人。

    从电磁波到同桌都烦人。

    十七岁的纪枣原少女,第一次产生了这么浓重的青春期烦恼。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长大了。

    大课间之后是开学典礼。

    全校同学都需要搬着自己的椅子去大体育馆听那一年一度的冗长讲话。

    所以下课铃一响,整个教学楼就闹哄哄的,到处都充斥着叽叽喳喳的八卦谈论和椅子拖过地板乒呤乓啷的嘈杂声。

    纪枣原也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和宋曦西说话。

    她抱着自己的椅子,慢吞吞地挪到了宋曦西后面,抬手拍拍她的肩。

    “曦西。”

    她的声音很柔和,就像一句最自然无比的问候:“你怎么提前回来啦。”

    然后纪枣原就感觉到,手掌下的肩膀以条件反射般的速度变得僵硬了起来。

    隔了约莫得有半分钟,宋曦西才转过身,定定地望着她。

    宋曦西是一个美的很曼妙的姑娘。

    真的。

    这个年纪,在大多数女孩子都只能被称作“可爱”、“清纯”、“元气”的时候,宋曦西完全值得上“曼妙”两个字。

    她有一米七二的个子,骨架不算小,但身材比例非常好,胸大腰细腿长,唯一的缺点就是胳膊粗,

    所以穿校服时,是会显得有一点丰满。

    整个青春时期,她好像都在减肥,纪枣原说过无数次“你根本不胖,你是那种特别欧美式的性感”,但对方根本不听,固执地认为:“性感没有用,许林鹿就喜欢亚洲式的纤瘦”。

    正因为许林鹿喜欢纤瘦类型的女孩子,所以她总是喜欢把自己往柔弱清纯的方向打扮。

    明明是五官深邃的明艳美人,却老爱穿蕾丝衣领的衬衫和圆头小皮鞋,头发也剪成厚重的齐刘海,要不然就是日系公主切。

    十分的美貌硬生生打扮出五分的效果,让纪枣原这个小学就开始和妈妈一起看时尚杂志的“造型大师”很无奈。

    而更让她无奈的是,宋曦西喜欢了三年的男生许林鹿,从初中追她追到现在。

    有什么比跟闺蜜喜欢上同一个男生还要尴尬的事情吗?

    有。

    闺蜜喜欢的男生喜欢你,而你用尽一切恶毒语言拒绝,唯恐避之不及。

    可对方就像是偶像剧里的痴恋男主一样,死也不变心。

    纪枣原很少跟宋曦西发生矛盾。

    一旦吵架,十有八九都是因为许林鹿。

    所以今天早上面对宋曦西的异常针对时,她第一时间就把锅扣到了许林鹿头上。

    肯定是那个家伙又说了什么。

    女生烦躁地这样想。

    当然,在纪枣原小心翼翼想要问出事情原委的时候,宋曦西也在细细地观察着她。

    上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面对纪枣原,还是在两年前的同学聚会。

    那天正好,她男朋友还跟她求婚了,求婚仪式非常有心,非常浪漫,班上的女同学陪着她哭,男同学帮着她录像,而她众星捧月的,就站在柏林墙前的玫瑰花丛里,不好意思地盖住了眼。

    许林鹿开玩笑说要给她当伴郎,她立刻笑眯眯地摆摆手,说:“别了别了,你还是别来祸害我的伴娘了。”

    和学生时代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的装相。

    一模一样的无害。

    一模一样的戳人伤疤。

    上辈子,从认识许林鹿开始,到死为止,宋曦西喜欢了他十几年。

    许林鹿也折磨了她十几年。

    而她的闺蜜,她曾经最要好最信任的闺蜜纪枣原,就这么旁观着许林鹿折磨了她十几年。

    因为他们,她高考失利,前程尽毁,梦想终成一场空。

    因为他们,她背井离乡,在外漂泊,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因为他们,她失去了一条腿,成为残废,注定只能在轮椅上过完下半生。

    结果在最后,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撕毁了他们的结婚证,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真的受够你了。

    她要好了一整个青春的闺蜜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说宋曦西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她的人生已经被他们毁成了那样,可到头来,他们还是不愿意给她留一点生的希望。

    早春三月,日光明媚的午后,她拄着拐杖,从医院顶楼跳了下去。

    耳畔传来呼呼的风声,宋曦西想,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她一定,一定要把自己遭受的那些痛苦都还回去。

    一巴掌一巴掌还回去。

    然后眼睛一闭一睁。

    她没有下到阴曹地府喝孟婆汤,窗外还是明媚的阳光。

    汽车开过熟悉的街道,脚上的小皮鞋是十几年前的老款,看上去土的要命,只记得十七八岁时候的她非常喜欢。

    她回到了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