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纪枣原敏锐地感知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凝重。

    明明昨天通电话的时候,宋曦西还非常兴奋,在电话里滔滔不绝地讲了半小时,畅想着以后一起去食堂抢饭放学一起回家的美好生活。

    然而才过了一个晚上,她就摆出了这副形同陌路的冷漠模样。

    情绪变化非常突兀,毫无征兆。

    纪枣原当然不是那种会纠结于每一个小细节胡思乱想的人。

    但宋曦西的反应真的惊到她了。

    不跟她打招呼不奇怪,毕竟现在还上着课。

    全程没看她自顾自整理书桌也可以理解,毕竟才刚从外地旅游回来。

    但——

    纪枣原站在讲台上,轻轻松松俯瞰整个教室,正好看见宋曦西一脚把自己的钥匙扣给踢了出去。

    那串钥匙本来是放在桌子上面的,可能是刚才走动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了,落在了过道中央。

    宋曦西路过时,面无表情盯着它看了两秒,而后抿住唇,抬脚直接往旁边一踢。

    过了大概得有三四分钟吧,还是她的新同桌谢夏谚察觉到了脚边有异物,弯腰捡了起来。

    纪枣原遥遥望着自己桌子上的毛绒小猫咪,陷入沉默。

    这个钥匙扣,是暑假前她和宋曦西一起订的。

    g家的联名限量款,价格不便宜,纪枣原辩论比赛赢来的奖金一大半都花在这上面了。

    为此还被妈妈说了一顿。

    一中并不是什么富二代满地跑的贵族学校,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从其他同学身上看见过同款。

    而且钥匙扣掉的位置就在她座位旁边,宋曦西不可能判断不出来主人是谁。

    不可能的。

    纪枣原确信。

    女生站在讲台旁,帮班主任分发练习册,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误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宋曦西不是一个气性大的人,也藏不住事,过不了多久就会找她说清楚的。

    但如果,如果是因为许林鹿的话

    算了,那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这个问题上,她已经跟宋曦西吵了千百次。

    她问心无愧。

    2009年的9月1日,在纪枣原的日记本里,是一个值得被大肆渲染永恒铭记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她手机成精了,同桌变成了校园男神,闺蜜和她反目成仇。

    时隔好多年,纪枣原回想起这一天,都会感叹命运无常,世事玄幻。

    但是现在,09年的少女小纪并不知道自己往后会经历怎么样波澜壮阔的人生。

    她只是很单纯地跟自己的学霸同桌咨询:“小谢啊,你说,卫星被投放到宇宙之后,有没有可能产生电磁波错位?”

    学霸同桌平静地回复道:“我姓谢,不姓小。”

    “我当然知道你姓谢啦,但是谢夏谚谢夏谚的叫起来多生疏,你要是想,也可以喊我小纪。”

    女生弯弯眉,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心上。

    经过短暂的一个早上的相处,纪枣原发现,学神的脾气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顶多只是面部肌肉不发达,表情变化少了一点而已。

    从他帮忙捡钥匙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少年虽然闷骚,但本质上还是一个乐于助人的热心好少年。

    只要你不对他表现出什么非分之想和肮脏企图,他就完全能和你正常交流。

    按照以往的规矩,班里座位要每次大考后才会换。

    而大考一个半月才考一次。

    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对于纪枣原这种社交达人来说,她不容许自己和同桌的关系处不好。

    所以从三十分钟前,小纪同学就开始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跳跃,试探大神的容忍底线。

    她漂亮的杏眼里满是对知识的渴望:“或者说,电磁波这种东西,它有没有可能通过虫洞来回穿梭?”

    “”

    男生垂着眼眸,侧脸冷若冰霜。

    没回答。

    “okk,”

    纪枣原知情知趣,“谢夏谚,你说,卫星被投放到宇宙之后,有没有可能产生电磁波错位?”

    “谢哥。”

    谢夏谚抬起一只眼皮。

    “谢哥,你说,卫星被投放到宇宙之后,有没有可能产生电磁波错位?”

    “有可能。”

    嗯?!

    小纪同学瞬间来了精神。

    她把整个身子都侧过来,眼睛瞪的老大,仿佛在探听什么国土安全情报机密:“真的吗?是已经有理论支持了是吗?有论文吗?有没有什么实验成果?”

    “没听说过。”

    纪枣原瞬间郁闷:“那你怎么就知道有可能。”

    “宇宙很大。”

    男生还在很有秩序地写他的数学试卷,“万事皆有可能。”

    噢。

    行吧。

    纪枣原看他在题干旁正儿八经地列等式,忍不住提醒道:“暑假作业老师不会这么认真检查的,你要是只是为了赶进度的话,随便填上去就好了。”

    谢夏谚轻勾了下唇:“我倒是想。”

    啊?这不就是想不想的问题吗。

    难不成他还是一个特别有道德素养的人,所以无法说服自己做这种事?

    纪枣原被他搞得云里雾里。

    直到下午上数学课,数学老师进教室后直接抽走谢夏谚的数学卷,开始对照着讲题的时候,她才明白是为什么。

    不禁感叹学神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当然,此时此刻的她,更关心的问题还是电磁波穿越。

    所以沉默半分钟后,小纪同学卷土重来,就像个被洗脑了的神棍:“你说,有没有可能已经有科研团队开始做这种研究了?”

    “有可能。”

    “那有没有可能他们研究到一定程度后,会抓几个活体人类去做试验?”

    “你说志愿者?”

    “不是志愿者,就是本人也不知情的,被科研团队偷偷采集什么基因啊组织啊之类的那种秘密试验体。”

    “不太可能。”

    谢夏谚头也没抬,“不签合同的实验志愿者是犯法的。”

    “那说不定,唔,说不定这世上就是有一些特别疯狂的科研组织呢,就像名侦探柯南里面”

    “你动画片看多了。”

    男生的语气平淡的就像是在嘲讽,“该长大了。”

    “”

    纪枣原还是不甘心:“那有没有可能是宇宙发生了什么磁场变化,所以电磁波乱窜,自己走错了路,结果未来的讯息传到过去,过去的信息传到”

    “你接收到未来电磁波传递的讯息了?”

    “”

    纪枣原一瞬间静默。

    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他。

    一副“天,你怎么会知道”的呆愣表情。

    直接把谢夏谚给看笑了。

    他难得流露出几分兴致:“未来的电磁波都给你传达了什么讯息?”

    “”

    “嗯?”

    “电磁波说,”

    纪枣原斟酌了一下用词,“说,谢夏谚不是一个好东西,叫我不要跟他谈恋爱。”

    这下沉默的变成了谢夏谚。

    “怎么了?”

    “没什么。但是你该长大了。”

    男生平静地望着她,“该学会自己分辨诈骗短信了,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