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哦嚯。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说——

    “开玩笑的。”

    深沉的嗓音在耳畔再次响起。

    纪枣原停下飞速旋转的小脑瓜,眯起眼睛瞅向自己的新同桌。

    新同桌淡淡抬了眸,语气平静的就像在复述一道数学公式:“别当真,只是讲个笑话缓和一下气氛。”

    ?

    似乎是她一脸懵逼的表情实在有些可怜,男生顿了两秒,又补充了一句:“青铜三也有青铜三的快乐,你——完全用不着自卑。”

    其实应该是安慰的。

    但因为神情和语气都太过平淡,无波无澜,所以硬是显出了一种高级的拽。

    纪枣原盯着他轮廓冷硬的侧脸好半晌。

    “谢谢。”

    老子本来就不自卑。

    她把书包挂在椅背上,慢吞吞地坐了下来。

    但视线在空旷的教室里扫了一圈后,又有些茫然。

    她不会是走错教室了吧?

    其实高三六班根本不在这里上课?

    不然为什么距离上课铃打响都过去两分钟了,整个教室还是空空荡荡,除了她和她的谢夏谚,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来自勤奋文科班的纪枣原有些不安:“那个谢夏谚,问你个事哈,我们班是通知了要晚点开学吗?”

    “没有。”

    “那怎么,就只有我们两个到教室了啊?”

    女生小心翼翼的,“你听,隔壁都开始放《开学第一课》了。”

    谢夏谚正好写完一面数学卷,闻言微微偏了头,似乎是在凝神细听。

    然后——

    “卧槽,三十六了三十六了,老徐要是已经在教室了就惨了吧!”

    “怎么那么安静,老徐不会已经在骂人了吧?”

    “靠,开学第一天竟然还有人值周,老子校牌没带又被记了名字,一年级的小妹妹怎么那么死心眼呢。”

    “后门进后门进,老徐训话一般站讲台上,咱们一帮人一起进去,说不定还能混走几个。”

    “潘炎彬你神经啊,踩到我鞋子了!”

    谢夏谚翻了个面继续做题,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平古无波:“听到了,你想看的话,我们班也快了。”

    “”

    这又是什么缓和气氛的冷笑话吗?

    连续两个笑话接收者都没有get到点会不会让创作者很伤心?

    纪枣原沉思片刻,只能硬着头皮地捧了个场:“哈哈,那还真是搞笑哦。”

    男生画函数简图的笔一顿。

    终于抬起头,认真地凝视了她一眼。

    “本地人”谢夏谚预料的没错。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班长就火急火燎地上讲台开电脑放《开学第一课》,生怕鼠标操作慢了就被班主任抓包了。

    而墙上指针指向八点三十八分时,空荡荡的教室已经被学生塞满。

    这种全班四十一个同学都踩点上课的本事,让纪枣原感到震撼。

    她坐在自己倒数第一排的座位上,认真严肃地翻着单词书,连头都没抬过一下。

    没办法,四周全是望向她的目光,炯炯有神,虎视眈眈,灼热的仿佛能烧起来。

    事实上,纪枣原是一个在社交能力上开了挂的人。

    但凡是见过她的,大部分都愿意认识她。但凡是认识她的,就几乎不会忘记她。但凡是关系熟了的,很少会有闹掰的。

    久而久之,她就成为了一个朋友遍布天下的一中人脉王。

    ——当然,这个中二的称呼纪枣原自己是不承认的。

    但不可否认,高三六班里,除了闺蜜宋曦西,她还有不少熟人。

    粗粗一眼望去,教室里起码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同学,纪枣原都能叫得上来名字。

    只不过她此刻忽然发现,交友太广也并不全是好事。

    比如当她和一个帅哥“相交甚密”时,就会有一万双眼睛盯着她看。

    甚至还试图用口型问清楚她怎么会在这,又为什么会坐在谢夏谚旁边,她和谢夏谚之间究竟什么关系。

    传过来的纸条数不胜数。

    纪枣原堆在一旁,都懒得拆开。

    班主任正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进行毕业班开学动员,而纪枣原装瞎许久后,终于还是没忍住,用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另一个焦点中心。

    没有再倚着窗台,也没有翘二郎腿,而是单手撑在桌子上,认认真真写数学试卷。

    他的神情很平静,甚至带一点严肃,嘴角抿着,眉头微蹙,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勤学苦短模样。

    但懂的人都懂——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补暑假作业。

    听说他还是数学课代表呢。

    那么厚厚一沓的数学卷,他竟然一张没写。

    但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纪枣原就坐在他旁边,眼睁睁看着他用写英语试卷的速度写数学卷。

    这是什么意思呢?

    随便举两个例子:

    他写选择题的速度就像在做英语的完形填空。

    他写填空题的速度就像在做英语的首字母填词。

    刷刷刷刷刷,每一笔都是对纪枣原的降维打击。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的脑子好成这样?

    纪枣原不明白。

    纪枣原很嫉妒。

    “纪枣原。”

    正惆怅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忽然叫了她一声,冲她招招手,“来,你上来跟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这个,纪枣原同学啊,她从这学期开始就转到我们班就读了。应该很多同学都知道啊,纪枣原以前是学文科的,现在迷途知返,可见学好数理化有多么重要。以后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了,一定要互帮互助,来,鼓掌欢迎。“

    劈里啪啦一阵热烈的掌声。

    但那些灼热的目光中,对桃色八卦的好奇明显远远高过了对新同学的欢迎。

    万众瞩目之下,纪枣原昂首挺胸,面不改色上了台,念经一般瞎胡乱介绍:“大家好我叫纪枣原,纪律的纪冬枣的枣原来的原,希望以后能和大家好好相处互帮互助共同建设一个美好团结上进的高三六班,谢谢。”

    又是劈里啪啦一阵热烈的掌声。

    虽然大家都觉得纪枣原同学的自我介绍很敷衍颇些看不起他们的意思。

    但八卦没到手之前还是不要得罪新同学比较好。

    于是底下除了掌声还有欢呼,甚至还有拍桌板的声音,整个氛围十分祥和。

    班主任显然有些意犹未尽,在旁边积极引导:“不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兴趣爱好什么的?”

    “我没什么爱好。”

    “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文艺骨干,怎么可能没有爱好呢,别害羞,大家要多了解你你才能更好地融入集体嘛。来,同学们,我们再次鼓掌鼓励一下新同学。”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高一六班的开学第一课 ,半节课都在鼓掌,热闹程度堪比过年放鞭炮。

    而在这热闹的掌声中,新同学缓缓抬眸,语气忧郁:“我喜欢学习,爱好做题,谢谢大家。”

    这,怎么听上去莫名熟悉?

    大家的目光情不自禁就转向了后排的谢夏谚。

    谢夏谚埋首补作业,无动于衷。

    幸好班主任在短暂的呆愣后,终于回过神,轻咳一声尴尬道:“这个,知识文化是很重要的,爱学习是件了不得的好事嘛,不过纪枣原同学啊,你就真的没有”

    “报告!”

    一道清脆又响亮的女声忽然打断了班主任的话。

    纪枣原应声朝门口望去——

    果然!

    没有听错,是她的小伙伴宋曦西。

    之前告诉她转班的消息时,对方还无比遗憾的表示自己正在大西北旅游,开学那天肯定赶不回来了巴拉巴拉。

    结果一转眼,她竟然及时赶到了!

    而且马尾扎的松松垮垮,校服钮扣扣错了顺序,脚上还穿着拖鞋。一看就是风雨兼程日夜赶路的模样。

    纪枣原都要感动哭了。

    天哪,和自己的虐渣新同桌比起来,这是什么神仙好闺蜜啊!

    “宋曦西?”

    班主任有些惊讶,“你不是今天要请假?”

    门口的女生扶着门框,还喘着气,老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估计是刚才跑猛了。

    班主任有些哭笑不得:“别是跑岔气了吧,陈媛,你扶她回座位歇会儿。”

    “不用老师,我没事的。”

    宋曦西站起身,朝班主任摆了摆手,嘴唇还发这白,眼睛里似乎有泪光在闪动,但眨眼不见。

    她笑了笑,语气很认真,很虔诚:“嗯,我赶回来了。”

    “行,回座位吧。你说你,开学又不上正经课,耽误个几分钟我又不会揍你,你跑成这样做什么。”

    “我想早点回来上课。”

    “话倒是说的好听行了,快回位置歇着吧。”

    “好嘞,谢谢老师。”

    女生笑眯眯地朝教室里走进来,坐到自己位置上,把背包放好,再把里面的作业和笔盒拿出来,一边还小声回着身边同学的话。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讲台上的纪枣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