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语文阅读理解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信的东西。

    毕竟很多时候,连文章作者自己都搞不明白,那些标准答案写的都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所以纪枣原坚持认为,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走在路上,时不时就掏出手机看一眼。

    最新的短信还是那条“如果回到09年”,明晃晃竖在屏幕最上方,刺的人眼睛生疼。

    号码也是。

    1357369——她自己的手机号码,一个数字不差。

    纪枣原盯着那串数字沉思了估计得有五分钟,到底还是没控制住内心的欲望。

    她小心翼翼抬起食指,摁下了旁边的通话键。

    以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

    “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折戟沉沙。

    纪枣原烦躁地叹了口气。

    啊一西。

    她就知道。

    真是糟糕透了。

    “哎,表姐,等一下。”

    胳膊被拉住,季圆音在她面前挥了挥手,召回她的思绪,“你往哪走呢。”

    “嗯?”

    对方指了指右手边的廊道:“你这学期不是转到理科班了吗,你看指示牌,高三一班到六班都在二楼呢,不用再往上爬了。”

    “哦,真是,一下没反应过来,多亏了你。”

    纪枣原庆幸地拍拍胸口,把手机塞回书包里,弯起眉,“那我先过去了,拜拜。”

    “拜拜。”

    出于礼貌,纪枣原还是停了一会儿的,目送着女生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上旋的光影里。

    然后她忽然注意到,季圆音今天竟然把衬衫塞进裙腰里了。

    还穿了长筒袜和棕色的小皮鞋,长发柔顺地披在脑后,背影望过去非常乖巧,非常日系。

    和以往的她大相径庭。

    事实上,暨安一中除了教学成绩,就是以精致的校服闻名于市内。

    比方说夏季校服,有两种制式,一种是纪枣原身上的传统运动套装,另一种就是季圆音身上的白衬衫和百褶裙裤。

    但在之前的夏天,两个人的着装刚好反一下。

    纪枣原习惯穿妈妈熨好的裙裤制服,季圆音则常年套着沉闷的运动服,低着头默默数脚步,两个人并肩走在上学的路上,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

    要不是今早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纪枣原也不会到现在才发现小表妹的着装变化。

    不过青春期的少女嘛,突然觉醒了爱美意识很正常,纪枣原不过惊讶片刻,就立马把这件事丢到九霄云外,又开始痛苦地思考起那条诡异的短信来。

    ——非常值得理解。

    身为一个崇尚科学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当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里竟然出现了玄幻元素时,就算你的小表妹拿丝袜套头去上学,你都会觉得很正常。

    当然,这时候的纪枣原还比较肤浅。

    肤浅到只看见了季圆音外表的变化,却没注意对方的措辞。

    暨安一中的班级指示牌常年不换,升学时只会让每个年级往下搬一个楼层。

    所以大家都非常清楚,每层楼会有哪些班级。

    季圆音已经在一中读了一年书,期间经历无数次排考场、上选修课、班级轮流检查眼保健操和教室卫生。

    但刚刚提醒纪枣原时,她说的却是:你看指示牌。

    是挑不出什么错处的用词。

    也是越想越觉得怪异的用词。

    谜一样的用词。

    纪枣原背着书包百无聊赖地站在二楼最右侧的教室门前。

    一中很少有高三还转科的。

    不,应该说,全国高中里,都很少有在高三还选择转科的学生。

    纪枣原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境地,纯粹是当初乐观自信过了头。

    高二准备分文理时,她正经历完一次化学周测。

    嗯,考了全班倒数。

    而周围所有人都告诉她,文科比较容易,只要死记硬背就好,最适合她这种勤学苦读的乖学生。

    就连爸爸看她半夜做化学题时一直惆怅地薅头发,都安慰她说:哎呀,女孩子学文也很好啊,不用把自己搞的那么辛苦。

    结果选了文科之后,纪枣原的头更秃了。

    倒也不能说学的很差吧,但基本是不可能考进她的理想大学。

    还不如念理科有希望。

    纪家父母都是开明式教育的奉行者,在听到纪枣原想要转科的想法后,简单开了个家庭会议,就点头表示同意。

    纪妈妈是在教育系统里工作的,以前还是一中的老教师,所以没费多少工夫,就把女儿从文科重点班转到了理科重点班,连转班考试都没考。

    暑假放假的一个来月,纪枣原一直在补课。

    也幸好高二因为还要参加学考,所以文科生也有排物化生的课,让她不至于补的太狼狈。

    纪枣原要转的班级是高三六班。

    年级上最好的理科重点,班主任和纪妈妈很熟,纪枣原高一时玩的很好的闺蜜也在这个班。

    哦对了,还有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大学神谢夏谚。

    开学之前,纪妈妈悄咪咪跟女儿透露:“纪枣原,徐老师跟我说,他们班的年级第一,就是那个谢夏谚你知道伐?他正好没有同桌,所以徐老师把你安排过去了,啧啧啧,你可真是捡了大便宜哦,近水楼台先得月,一定要跟人家好好学。”

    纪枣原皱皱鼻子:“妈妈,谢夏谚不光是年级第一,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呢,你把我安排成校草的同桌,就不怕我早恋?”

    “呦呵,你还挺自信,你想早恋也要人家看的上你好不啦,整天除了吃就睡,懒么懒死的,能早恋成功我都要去拜佛还愿了。”

    嗯,就是这么开明的家庭教育。

    纪枣原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趴在栏杆上,瞅着花圃里的绣球和阳光,像老人一般漫无目的又懒散迟缓地回忆着往事。

    你说她为什么这么闲?

    哦,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哪怕是高三毕业班,也被宽限了一个早读的时间。

    所以现在都快八点半了,高三六班的教室还是空空荡荡,甚至连门锁都没打开。

    而正式上课的时间是八点三十五。

    果然是和文科班截然不同的氛围啊。

    女生在刺目的阳光下闭上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别说教室,就连老师办公室都没人。

    转班手续之前就办好了,昨天和教导主任联系的时候,对方还摆摆手道:“你明天直接去新班级上课就好,反正校服啊书啊这些你都有,规章制度什么的更不用多说了。”

    到最后,他还难得开了个玩笑:“按照我们枣原在一中的名气,理科班那帮男孩子肯定都认识,她估计连自我介绍都省了。”

    在一中大部分同学眼里,教导主任是一个神出鬼没,脾气暴躁,有事没事就在走廊和操场晃悠,乐此不疲抓早恋抓抽烟抓逃课的可怕僵尸脸。

    但在纪枣原眼里,对方就只是一个看着自己长大,时常到家里来蹭饭,还会送丝瓜和板栗子这种朴实老家特产的邻居叔叔而已。

    可能这也算是教师子女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吧。

    不过说实话,有好处就有坏处。

    比如现在,邻居叔叔预言的光鲜亮丽的转班场面并没有发生。

    反而她就像一个孤寡老人,尴尬地伫立在陌生的班级门口,仿佛随时都能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破碗讨饭。

    “同学,让一下,谢了。”

    ——脑内的《二泉映月》拉奏到一半忽然被打断,纪枣原偏过头,瞅见了一张熟悉面孔。

    “谢、谢夏谚?”

    对上那双平淡又深邃的眼睛,她竟莫名其妙有些磕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斟酌用词。

    片刻后,指了指门口上方的指示牌,意简言赅:“高三六班。”

    “啊?”

    “如果没穿越的话,那么我就在这个班级读书。”

    “哦哦。”

    纪枣原的语速慢吞吞的,听上去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却特别智障:“那你学习挺好的啊哈哈。”

    “”

    谢夏谚盯了她两秒,什么也没说,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

    “你是管钥匙的吗?”

    “自己配的。”

    “啊?班级钥匙还可以自己配?”

    “不偷东西,走前锁门,就可以。”

    “噢~那你们班管理还挺民主挺自由的嘛。”

    “我说,”

    男生终于听不下去了,转过身,望着亦步亦趋一直跟着他走到座位旁的纪枣原,面无表情,“你到底是干嘛来的?”

    “嗯?”

    “想办理业务出门右拐到教师办公室,想解决个人私事大课间再来,想读书学习,”

    他淡淡抬眸,“你自己没有班级吗?”

    那冷漠的神情,那不耐烦的语气,那傲慢的姿态,压根不像在提醒。

    反而更像是在问:“你自己没有妈妈吗?”

    纪枣原一下就给气着了。

    她弯起唇:“我这学期转到这个班了,以后都在这个教室读书学习,办理业务,以及处理个人私事。你有意见吗?”

    女生问“你有意见吗”的时候,轻声细语,慢条斯理,温柔的就像是在表白。

    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是纪枣原的风格。

    越愤怒,越耐得住气。

    所以以往,每次纪枣原正儿八经生气的时候,惹怒她的人都会迅速自觉过来道歉。

    ——唯独谢夏谚。

    第一反应竟然是面不改色地盯着她看了好半会儿。

    漫长的半分钟过去后,男生懒懒一勾唇,拉开了旁边的椅子。

    “原来是同桌啊。”

    他拍拍椅背,就像在自己家一般自然,“坐下吧,聊聊。”

    纪枣原刚刚积蓄的气势瞬间塌了下去:“聊什么?”

    “你《神迹》段位多少?”

    ???

    什么鬼?

    “问这个做什么?”

    “主要我一般不和王者以下的人坐同桌。”

    谢夏谚往后随意一仰,“没事,放松点,只是随口一问,不一定当真。”

    纪枣原沉默几秒:“我青铜三。”

    噢。

    “这样啊。”

    男生啧了一声,语气里的惋惜敷衍的不能更敷衍,“那抱歉了,新班级的同桌可能不欢迎你。”

    ???

    “拜托大哥,座位是老师安排的诶,又不是我自己想跟你坐同桌!”

    “我管呢。”

    “……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

    “不会。”

    谢夏谚非常冷静,“电子竞技,菜是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