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谢夏谚同学是一个十分守时的理科生。

    说十分钟就十分钟,绝不多浪费一秒。

    秒针指向七点四十五的时候,纪枣原看见了前方拐角处走出来的人影。

    个很高,腿很长,穿了一身宽松的灰色休闲服,鸭舌帽檐压的很低,盖住大半张脸。

    而且因为是逆光,整个身影轮廓都是模糊的,融汇在喧闹的人群里,几乎找不到什么特殊亮点。

    纪枣原会注意到他,纯粹是因为他走路时那种旁若无人的姿态。

    明明小豆丁已经藏到了她身后,明明周围还有好几个穿一中校服在等公交的同学。

    但男生双手插兜,气定神闲,脑袋转都没转一下,笔直直地就朝她走来。

    仿佛早八百年前就约好了要在这里见面熟的不能更熟的样子。

    那股子“我朝你走来”的霸道气场,甚至让纪枣原产生了一种自己身处于韩剧现场的恍惚感。

    然后裤脚就被扯了好几下。

    “姐姐。”

    小奶音焦急又可怜,“你抱我,抱我好不好?”

    纪枣原低下头,看见小豆丁正踮着脚,张开双臂,努力地想爬到她身上。

    她犹豫两秒,到底还是蹲下身,把他抱了起来。

    小孩子的身体软软的,还很暖和,两条胖胳膊圈住她的脖子,凑在她耳边含糊求救:“姐姐,哥哥要过来打洗我了,你保付我。”

    纪枣原:“”

    小豆丁的哥哥身高腿长的,没几秒钟就走到了他们面前。

    纪枣原也终于看清了韩剧男主角的脸。

    其实并没有什么新鲜的。

    作为一中学霸里的颜值杠把子,谢夏谚的脸,估计全一中包括初中部的女生都很眼熟了。

    每次星期一国旗下讲话,或者什么竞赛颁奖仪式、学生代表演讲、运动会跳高项目但凡主人公是他,底下就一定会有女同学不怕死地打开摄像头偷拍。

    因此被没收的手机不计其数。

    而同样作为一中的明星人物,纪枣原当然不可能没见过谢夏谚。

    只不过从没这么近距离地见过而已。

    近到甚至能看清男生眼睛上那令人嫉妒的睫毛长度。

    和脖子上一个浅浅的牙印。

    谢同学朝她礼貌一颔首:“谢谢。”

    “不用,举手之劳。”

    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施恩之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上男生淡淡的眼眸,纪枣原竟莫名有些气短。

    她拍了拍小豆丁的背,“谢星瀚小朋友,你哥哥来了。”

    谢星瀚小朋友把她的脖颈抱的更紧了。

    “谢星瀚。”

    男生的语气很平静,“下来。”

    “不下来!”

    “下来给你买蛋糕。”

    “哥哥是大骗纸,才不要相信你。”

    “谢星瀚。”

    语气渐冷,甚至已经带上了几分危险的威胁,“不想挨打就老实听话。”

    “哇——我要打110,我要找警拆蜀黍,妈妈”

    十五分钟后,纪枣原抱着一只软呼呼的小豆丁,站在了学校旁边的蛋糕店前。

    这当然是被谢星瀚小朋友给哭过来的。

    而从他的哭声中,纪枣原也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谢星瀚小朋友和谢夏谚同学的关系,熏微有些复杂。

    谢星瀚的妈妈,是谢夏谚表姐,谢星瀚的爸爸,是谢夏谚堂兄,所以他们既是表亲又是堂亲,还住在同一个小区。

    因为关系实在复杂,表舅和表叔不知道挑哪个叫,所以干脆喊哥哥。

    一大清早的,谢星瀚小豆丁因为爹妈不给吃小蛋糕,任性地离家出走了。

    他本意是想走到对面那个单元找哥哥的,但一不小心歪了方向迷了路,只能站在小区后门口茫然无措。

    就在这时,小豆丁面前闪过了一个熟悉的玩偶挂件。

    挂在纪枣原的书包上,随着她的步伐一晃一晃,是最近两年很火的一个即时战略类游戏《神迹亡国》的周边。

    谢星瀚在自己哥哥家里看见过类似长相的手办,又觉得这个姐姐像个善良的好人,就情不自禁跟了上去。

    小豆丁其实是想求助姐姐让她帮自己找哥哥。

    但当哥哥真的出现在眼前面无表情地瞅着他时,他又忽然觉得还是这个陌生的小姐姐让他比较有安全感。

    于是闹腾来闹腾去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纪枣原就抱着他一路走到了学校旁边的蛋糕店。

    “反正也是顺路。”

    ——她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跟谢夏谚说的。

    男生望着倔强的小豆丁,沉默片刻,终于还是无可奈何地点了头:“麻烦你了。”

    不过到了蛋糕店门口,谢夏谚就不打算再纵容下去了。

    他蹙着眉头,强硬地命令道:“你给我下来。”

    “买了蛋糕再下来。”

    谢星瀚小朋友捂着自己的屁股,昂着小脸同样强硬,“买了蛋糕再挨打。”

    “你胖成这样,人家已经抱不动你了。”

    “那我请姐姐次蛋糕。姐姐,一下下就好,你再坚词一下。”

    纪枣原:“我都行,看你们。”

    如果情绪可以具现化的话,纪枣原觉得谢夏谚整个人都要被怨念的黑雾给湮没了。

    就在刚刚,男生还打算强行把谢豆丁从陌生的女同学怀里给拽出来,结果小家伙死命扑腾,甚至在他脖子上用力地咬了一口。

    和之前原本就有的那道印子并并排,一左一右,一新一旧,非常和谐。

    纪枣原无声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自己也算是“受害者”,但是这一刻,她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一样,对谢夏谚同学产生了由衷的同情和怜惜。

    不容易。

    做家长真是不容易。

    谢同学长成如今这副半死不活的面瘫脸,说不准就是因为饱受熊孩子的摧残。

    “姐姐我告诉你,那个彩虹蛋蛋可是炒鸡好次的呢。”

    小家伙在她怀里扑腾,牵引着她往蛋糕店右侧走,然后熟门熟路地指着一处喊道,“就在那里!”

    唔纪枣原站在一个空空如也的橱窗前。

    标价牌上确实写着“彩虹卷”三个字,但蛋糕应该已经卖完了,连带着旁边的巧克力千层都没货,空荡荡的非常尴尬。

    她清晰地感知到怀里的小豆丁瘪起了嘴。

    而他哥哥还在旁边冷嘲热讽,语气闲凉:“天道好轮回。”

    “要不然我们吃牛角面包吧,牛角面包也很好吃的。”

    在小豆丁就要哭出来之前,纪枣原反应极快地安抚住了他,“你看还有夹心呢,你想吃巧克力夹心的还是火腿肠夹心的呀?”

    “火、火腿藏。”

    “那我们去拿一个盘子”

    “表姐?”

    熟悉的女声忽然响在不远处,打断了纪枣原后半句话。

    带几分惊愕,几分疑惑,还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焦灼。

    纪枣原抬起头,果然看见了橱窗那边端着一只托盘的表妹季圆音。

    她的托盘里满满当当的,放了足足五只谢星瀚垂涎欲滴的彩虹卷。

    托盘随着主人的脚步越走越近,小豆丁的视线也就一直跟着那五只彩虹卷缓慢移动。

    一副没见过时间的乞丐样儿,让谢夏谚觉得特别头疼。

    “表姐,你也来买蛋糕啊。”

    季圆音的目光在旁边的谢夏谚身上带了一下,很快移开,冲纪枣原微微一笑,“我回去走到一半才发现试卷就夹在数学书里,不好意思啊,没能帮你带豆浆。”

    “哦,没事,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纪枣原其实觉得挺奇怪的。

    她们明明是在家里吃完了早饭才出的门,而且季圆音和她一样,都是典型的中式胃,怎么会突然跑到蛋糕店来买西式甜点?

    还一买就是四个。

    一整个早上,遭遇的事情碰见的人,都稀奇古怪的。

    让人觉得莫名害怕。

    而季圆音的注意力已经很快转到了她怀里的谢星瀚身上:“表姐,这个小孩子是?”

    “是在路上迷路的小朋友,也是过来买蛋糕的。”

    话音刚落,谢星瀚小朋友就积极地探出了身子,眨巴眨巴眼睛充满期冀:“姐姐,你也喜欢次彩虹蛋蛋啊,彩虹蛋蛋很多的,你买这么多,次的完吗?”

    “你想吃啊?那姐姐分你一个吧。”

    季圆音笑起来,摸摸他的脑袋,“不过小朋友迷路的话要赶紧找到爸爸妈妈哦,不然他们会着急的。”

    “我哥哥就在这里。”

    谢星瀚小朋友虽然只有三岁,口齿还不是很清晰,但表达能力特别强,拉着谢夏谚的袖子认真强调道,“他会给你付钱哒。”

    谢夏谚瞥他一眼,冷哼一声,但到底没说什么。

    “咦?谢夏谚学长?原来你是这个小朋友的哥哥啊。”

    季圆音有些惊讶,片刻后忽然想起什么,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对了,这个,我刚好看完了,给你吧,省得你再去图书馆跑一趟。”

    男生看了一眼那本书,没接:“不用,我已经借到了。”

    “是吗,那也挺好的。”

    女生笑笑,把书重新放回书包里,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也没再继续跟他攀谈。

    反而看向了旁边的纪枣原,“表姐,我挑好了已经,你等我结个账,到时候一起走?”

    “可以。”

    离开蛋糕店的时候,纪枣原抬头望了望天空。

    卷积云布满了整个天幕,鱼鳞状的波浪胶着在一起,疏密分布均匀,一眼望去特别健康。

    特别明亮。

    语文阅读理解里通常会说:

    象征着前方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