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绿了我自己 > 公主与玫瑰
    这个夏天格外的多愁善感。

    气温高达40c的午后,天空却是阴沉沉的,挂着几大团摇摇欲坠的乌云,仿佛随时就要落下雨来。

    就和纪枣原的心情一样。

    乌蒙蒙雾沉沉。看不到半点亮色。

    但这种阴沉不是因为今天假期结束要开学了。

    也不是因为新学期转到理科班要面对陌生的环境。

    而是因为今天早上收到的一条短信。

    “如果能够回到09年,我一定不会和谢夏谚谈恋爱,他龟毛又挑剔,半夜看恐怖片,还会拎着儿子到处野,真是烦死人了!”

    是这样的一条短信。

    “如果能够回到09年。”

    “和谢夏谚谈恋爱。”

    开头两句话,没头没脑,无根无据,却一下子把纪枣原从睡意中彻底吓清醒。

    为什么?

    今年:2009年。

    他们学校的年级第一:谢夏谚。

    更诡异的是,来信号码竟然还是她自己的电话号码。

    ——活像是什么科幻悬疑片里的神秘通牒,第二天就会有安全情报局的人举着枪来家里逮捕她。

    这样的脑补导致纪枣原一整个早晨都心不在焉的,连妈妈特意给她煮的红枣豆浆都忘了带,拎着个空保温杯就眉头深锁地出了门。

    会是诈骗短信吗?

    但是诈骗短信发的不应该都是什么“家人被绑速去打款”或者“香港富婆重金求子”吗?为什么还和他们学校的年级第一扯上了关系?

    难道说是学校里有捣蛋鬼在恶作剧?

    可来信号码分明就是她自己的电话号码没错啊

    纪枣原叹了口气。

    只觉得这个新学期的开端简直是见了鬼了。

    “表姐,我想起来我有一本试卷没带,得回家拿一下,要不然你先去学校吧。”

    耳旁忽然响起的女声打断了纪枣原的思绪。

    她回过神,正好对上了小表妹季圆音充满歉意的眼睛。

    纪枣原反应了两秒,才缓慢道:“哦没事,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拿就好,表姐你别麻烦了。”

    “不麻烦,反正我也忘记了倒豆浆,正好回去一趟。”

    “那我帮你倒吧。”

    女生笑起来,“表姐你今天转到新班级,肯定很多事情,迟到就不好了。我就回去找一下试卷而已,很快的。”

    她的脸上满是善解人意的温柔,接保温杯的动作却透出一种强硬的迫切。

    甚至连踮起的鞋跟都在表达“你快走吧”的抗拒。

    纪枣原微微一怔。

    片刻后,才反应慢半拍地点了下头:“那,谢谢你了。”

    “不用谢,你快去吧,拜拜。”

    纪枣原的小姨夫,也就是季圆音的爸爸,是开长途汽车的司机。

    在季圆音三岁时因为疲劳驾驶出了事故,整辆汽车翻落悬崖,连带着车上的售票员妻子也一起丧生了。

    从那之后,季圆音就被乡下的爷爷奶奶接过去抚养。

    直到两个月前,她爷爷查出胃癌,两个老人自己都还需要子女照顾,根本无力再抚养一个学业繁忙的高中生。

    家里亲戚拉锯了很久,到最后,还是纪妈妈一时心软,把小外甥女给接了过来。

    季圆音是个沉默寡言且性情和善的女孩子,住进来之后一直表现的很乖巧,几乎不会提什么要求。

    而纪枣原以前跟这个小表妹接触不多,如今依然维持了礼貌客气的亲戚关系,总的来说相处还算和谐。

    不过这几天,可能是渐渐从爷爷生病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季圆音整个人都开朗了不少。

    像今天开学报道,就是她主动邀请纪枣原一起同行的。

    她们在同一所高中念书,但不同年级。

    其实两个人的出生日期只差了13天,但一个生在年前,一个生在年后,所以纪枣原今年升上了毕业班,季圆音也才读高二。

    准高三生纪枣原懒得管小表妹今天为什么主动邀请她一起出门,却又在半路迫切地想跟她分道。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条诡异的短信,魂不守舍地走在上学的路上,甚至走过地铁站四五百米到了拐弯处,才猛地反应过来,只好郁闷地重新掉头往回走。

    只是走着走着,纪枣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身后好像有个影子在跟着她。

    矮矮的,跌跌撞撞的,一摇一摆的。

    像只还不是很会走路的小鸭子。

    纪枣原回过头。

    哈啊。

    在她身后不过几步远的地方,竟然真的跟着个穿背带裤的小豆丁。

    小豆丁大概三四岁左右,剪着西瓜头,长相非常可爱,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双手还插在兜兜里,见她停下脚步,就仰着脸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小朋友。”

    纪枣原朝他靠近两步,低下头好奇地问,“你跟着我做什么呀?”

    小豆丁眨眨眼,不说话。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你爸爸妈妈呢?”

    “你是不是走丢了?你家在哪里呀?知不知道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

    沉默半晌,就在纪枣原掏出手机打算报警的时候,小豆丁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软软的,语气稚嫩,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含糊感:“哥哥找哥哥。”

    “你要找你哥哥是吗?”

    “嗯!”

    “那你知道你哥哥现在在哪里吗?或者记不记得他的电话号码?”

    他摇摇小脑袋,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走啊走哥哥就不见惹。”

    “这样,姐姐带你去找警察叔叔吧,让警察叔叔帮你找哥哥好不好?”

    小豆丁歪头想了想,忽然从自己肚子前的兜兜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而后踮起脚尖,费劲地递到纪枣原手里。

    纪枣原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校牌。

    挂绳上的字非常熟悉:暨安一中——她的学校。

    校牌上的人也非常熟悉。

    带有些许混血感的俊朗少年,额间碎发遮住半只眉,神情很淡,哪怕只是一张像素模糊的学生照,都透着生人勿进的高冷气场。

    旁边两行身份信息:

    高三六班。

    谢夏谚。

    ——这是纪枣原今天第二次看见这个名字了。

    这样的巧合,甚至让她生出一种极其无语的荒唐感。

    女生捏着校牌沉默半晌,又看了看膝盖处小豆丁无辜的大眼睛,到底还是叹口气,打了个电话给同学粱旭。

    “喂,粱旭,你是不是认识谢夏谚?”

    “认识啊怎、怎么了?”

    电话对面的男生明显是被她的问话给吓到了,结结巴巴回答,搞不清楚大清早的团支书又发什么疯。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给我一个。”

    “啊?不是吧,我的姑奶奶,你大早上的打电话就为”

    “他弟弟走丢了。”

    纪枣原直接打断他,催促道,“你快点,我还赶着上学呢。”

    “哦,哦。”

    虽然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怪诞的简直让人费解,但一阵兵荒马乱后,粱旭同学还是很乖巧地发过来一串号码。

    后面还附加了一句善意的提醒:接通电话后请在三秒内说明来意,不然那家伙一听声音,就会没礼貌地直接挂断。

    神经病。

    当她是10086客服吗。

    纪枣原翻着白眼拨通了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嗒。”

    电话接通了。

    通过电波传来的男声低哑又冷淡,还带点困倦:“喂?”

    “你弟弟走丢了现在就在三岔安地铁口这里你过来接一下他吧谢谢。”

    三秒钟,刚刚好。

    完美。

    “”

    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得有五秒钟。

    冷淡的嗓音里终于出现了几分情绪波动:“我弟弟?”

    “嗯,三四岁的样子,穿着姜黄色的背带裤,西瓜头,圆眼,鼻子上有一颗痣,下巴上被叮了个蚊子包,对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叫谢星瀚,小名呱呱,在太阳花幼儿园读大一班,最喜欢的动画片是小猪佩奇”

    “是我弟弟。”

    谢夏谚揉了揉眉心,“谢谢你了同学,麻烦你帮忙看一下他,我马上赶过来。”

    “哦,那你快点,我今天开学报道,晚了会被老师骂的。”

    “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