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女生言情 > 全系魔法少女 > 正文 神秘礼物
    楚雨寻说:“待会儿还要去接一下愿哥呢,天然得要提早一点。固然说不计划带些宝贵的礼物,只是带一些点心还是该当的。”

    楚朝日对楚不染说:“小不染,你可万万不要学你老爸。年岁轻轻的,就那么老练以后可不便宜讨儿妇哦!”

    楚雨寻狠狠的瞪了楚朝日一眼说:“你以后少跟不染接触,我怕你再把他给带坏了!”

    楚朝日“哼”了一声说:“我才不会呢!”

    楚雨寻听他那么说才脱离了房间,楚朝日跟浮生诉苦说:“浮生,你听我哥哥他怎地说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浮生暖和的看着他摇了摇头,楚朝日心情才这麽些。

    楚雨寻去了张雪和张帆的房间,看到人家两个孩子乖乖的坐在房间看书。再想起自己弟弟刚才的样子,就觉得头部一阵头疼。

    张雪听到有脚步声,抬头就看到楚雨寻出现时他们房子里,她问:“寻哥哥,你怎地来了,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楚雨寻笑着说:“从速摒挡一下,我带你们去接人。”

    他们两个很快就摒挡好了,楚雨寻看到人家那么乖,就对还没到上京的张扬一阵倾慕嫉妒。

    楚雨寻带着张雪和张帆到来客厅的时辰看到他们曾经把客厅摒挡的干到底净的,这才点了颔首。

    楚雨寻带着他们坐车去许家接上答应,然后再去买些点心带着。

    到来许家的时辰,答应曾经在门口等着了,既然他曾经在门口等着了,那他们也没这个必要去访问许家的人了。

    楚雨寻对许家的印象不是太好,他能不跟许家打交道,就不跟许家打交道。

    答应上了车之后,问坐在前面的楚雨寻说:“我们要不要计划些礼物?”

    楚雨寻恢复说:“不用,不过也不能什么都不带我计划买些点心去,你觉得呢?”

    “不带礼物去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啊?”答应有些担心的说。

    楚雨寻笑着说:“我问了楚乐,他说不用带,我想着也不能空手去,就计划买些点心!”

    答应问他:“那你知道上京最好的点心在哪吗?”

    楚雨寻很不移至理的说:“我怎地可能性知道,我十几年没回来了。这不就带着楚乐一起去的吗?”

    楚乐看着楚雨寻的背影心里哭唧唧qaq,本来他小叔是带着他让他给发起,而不是把他带去做客。

    楚雨寻接着又说:“不仅如此,现时让楚乐回去还不是要应付楚家的那一帮子人,还不如过期回去找个捏词脱卸了他们的问题。”

    答应问他:“你今天去法师殿觉悟吗?”

    楚雨寻点了颔首说:“去了,你猜我觉悟了什么?”

    答使用脚踹了一下楚雨寻坐的椅子说:“你爱说不说,我怎地猜的出来?”

    楚雨寻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今天怎地火气那么大啊?谁惹你了?”

    答应翻了个白眼说:“你觉得呢?”

    楚雨寻坐在那边不说话了,实在除了许家的人在上京还真没有几个人敢惹他的。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甜心阁的门口,楚雨寻一看这个牌子就笑了起来。

    楚朝日看到他哥看着人家的旗号就笑了起来,就问他:“哥你笑什么呢?”

    楚雨寻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硬是忽然想笑!”

    楚朝日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师出无名!”

    楚雨寻他们进到甜心阁里遴选了好几种点心才付账脱离,秦文斌他们几个每个人的手里都抱着一个小蛋糕吃。

    楚雨寻抱着楚不染往他嘴里喂着一个芒果味的蛋糕,一边喂一边问:“好不好吃?”

    楚不染点了颔首,楚雨寻这时辰才发明一个很要紧的问题,他还不知道他家小崽子当年有多大了呢?他问坐在后头的楚乐:“小乐子,我问你个事,我家小崽子当年多大了?”

    楚乐嘴里塞的满满的都是蛋糕,暗昧不清的说:“他是在十月二十一号出身的,还不到两岁。”

    “那么啊,看来以后我要多花点时间教不染说话了!”楚雨寻看着楚不染说:“对了,我们给不染起个乳名吧!你们觉得叫什么好?”

    楚朝日听他哥那么说就来精神了,他说:“不如就叫他天佑!”

    “天佑?”楚雨寻想了一下否定道:“不行,叫天佑的话也太那什么了,还不如叫天赐呢!”

    楚朝日跟着他哥哥念了一句,“楚天赐?就叫这个名字了!”

    楚雨寻他们同路人上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文家。

    楚雨寻他们被门卫拦了下来,说要去禀报一下。等了几分钟,文景阙就出来接他们了。

    文景阙看到他们来了,极度高兴。从速就让把他们请了进去,文景阙高兴的说:“我还认为你们要过期时间才会到呢,没想到那么早就来了!”

    楚雨寻笑着说:“怎地可以晚到呢?终究是拜见长辈,越早来越有至心嘛!”

    文景阙说:“我听阿空和琪琪说,你今天下半晌和他们碰上啦!”

    楚雨寻点了颔首说:“是啊,你妹妹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喜好她的,她呀生来到大抵古灵精怪的,家中的长辈都很喜好!”文景阙听到楚雨寻没有腻烦他弟弟妹妹的意思,松了接连。他还认为楚雨寻会觉得他弟弟妹妹是个很闹腾的人,不喜好呢!

    楚雨寻笑着说:“实则我挺喜好你弟弟妹妹的,同时我家小侄子和你的弟弟妹妹还都是两小无猜呢!我怎地可能性会腻烦他们呢?”

    文景阙笑了笑,在边缘听着的其人家心里都有一个问题,那硬是楚雨寻的小侄子和文景阙的弟弟妹妹是两小无猜,还称兄道弟的,那楚雨寻不硬是文景阙的长辈了吗?

    秦文斌心里藏不住话,就问了出来:“寻姐,二哥听你们两个那么说,那你们两个之间的辈分不硬是差了吗?”。

    听到秦文斌的这个问题,楚雨寻和文景阙都是一愣。其人家则是给秦文斌默默的点赞,秦文斌的这个问题简直是问到他们内心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