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952章 赤柱我说了算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

    林振东示意大家不要紧张,他这个时候却是直接给几个记者挥手示意。

    还等嘛呢?

    这么好的时机,还不赶紧的去找人采访去??

    几个记者心领神会。

    “哎,这不能乱动,我…”

    监狱长还想说什么呢,但是却直接被林振东给拽住了:“监狱长,既然水闸坏了,你让人去修一下不就完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呢??”

    一边说着,林振东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咱不是去食堂吗?看一下杀手雄为嘛和人打架??”

    “这,陈探长,我…”

    监狱长还以为林振东是来整自己的呢,他忙低声说道:“陈探长,我是洛哥的人,我不是颜同的人啊,您别整我啊。”

    “放心,别误会。”

    林振东低声说道:“今天不是为了整你,那杀手雄不是一直都不给你面子吗?我主要是为了整他。”

    “没错,这个杀手雄确实该整。”

    监狱长一听这个放下心来:“这个家伙可是颜同的人,现在颜同都死了,他还嚣张个屁啊他??’

    ……

    3点修改,请大家多多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