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刀碎星河 > 第2064章 他冤啊!
    血红色的眼瞳,散发着恐怖气势。

    额头上金色的至尊血猽角,一道道螺旋的秘纹凝成一体,极致的黑暗力量散布开来,全身鳞甲倒竖,庞大的身躯如神灵般悬浮在圣殿上空,俯瞰众小。

    血猽兽王,缇万。

    黑暗大道,十万本源境界,拥有至尊血猽角,真正的神灵强者

    他的降临,令得整座圣殿霎时有了灵魂,此时圣殿中的巫祭天面色煞白,身体止不住地发颤,就好似一个小偷在偷东西时被抓个正着

    天命族在启源洲中或许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也不惧。

    但在乱流虚空中,一般很低调。

    因为乱流虚空中的强大种族太多了,血猽兽族,便是其中之一。

    “天命族,你们好大的胆子”血猽兽王缇万双眸通红,出离暴怒:“连我血猽兽族先祖的遗体都敢亵渎,可恶,可恶啊”

    “去死吧”

    缇万嘶吼着,力量瞬时爆发。

    原本实力就比巫祭天强大许多的他,更是占据绝对的地利优势,杀死巫祭天就如捏死一只蚂蚁般,恐怖黑暗力量,轰然降临。

    “不,不是我”巫祭天嘶声大喊。

    心中狂骂不已,至尊血猽角一支没抢到不说,还莫名其妙背上了这个锅。

    他冤啊

    “死”血猽兽王缇万漫天爪印赫现,完全将空间都是封锁,任巫祭天防御再强,此时却也是千疮百孔,连遭数十道攻击,宛如人形沙包,吐血直接重伤。

    “缇万,你敢杀我”巫祭天骇然瞋目,疯狂大喊。

    “有何不敢”血猽兽王缇万声音冰冷刺骨,高抬利爪,居高临下:“若是巫龙的死亡灵魂冲击我或许还会忌惮一分,就凭你哼,还杀不死我。”

    巫祭天嘴唇发白,咬牙道:“你要杀我等如和天命族作对,王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血猽兽王缇万沉默了。

    冰冷的眼眸转动,血色光芒丝丝渗露,从犹豫渐渐变得果断,俯视巫祭天:“交出至尊血猽角,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巫祭天懵了。

    他看得出来,这是血猽兽王缇万的最后通牒。

    但问题是他没拿啊

    “我,我”巫祭天有些慌乱,连道:“不是我拿的,缇万,真的不是我”

    “交出来”血猽兽王缇万咬牙切齿,血色眼瞳中的杀意已是越来越盛,一道道黑雾从鳞甲中渗出,带着极不耐烦的情绪,已是快要按捺不住。

    “是林峰,是林峰拿的”

    “相信我,缇万,我真的没拿至尊血猽角”巫祭天完全慌了,他自是了解两头血猽兽王,尽管他们实力极度可怕,但其实智慧并不怎么样。

    脾性,更是暴躁到了极点。

    眼下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天命族”血猽兽王缇万紧盯着巫祭天,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漫天杀气覆盖,整座圣殿剧烈震荡。

    逃

    巫祭天心中怒骂不已,却已是走投无路,慌不择路地逃窜。

    眼下,再解释也没有用。

    然而,他本身就在圣殿之中,血猽兽王缇万又紧盯着他,怎么可能会让他逃走。

    “找死”缇万早已失去耐心。

    他决不会让至尊血猽角被其它族群拿走,恐怖黑暗瞬时降临,直接困住巫祭天,后者宛如笼中之鸟,拼命挣扎,但却于事无补。

    瞬时间轰的一声,巫祭天已是被黑暗蚕食,死无葬身之地。

    嘭

    血猽兽王缇万身体巨震,踉跄倒地,气息在刹那间羸弱许多,连意识状态都有些懵然,如遭雷击。

    那可是巫祭天的死亡灵魂冲击

    倘若是启源榜前十强者受此一击,估计就死了。

    也只有血猽兽王这等特殊生命,才能抵挡得住,但代价也是不小。

    缇万,也没有选择。

    “不知好歹”缇万眉头深沉,极不情愿,其它强者他不惧,但天命族的王,便连他大哥缇笊也是忌惮一分。

    然而,先祖的至尊血猽角决不能旁落。

    啪

    缇万直接碎开巫祭天的储物戒指,一件件稀世至宝皆是出现,一颗颗天地果实弥漫着诱人香味,还有些令普通强者窥觑无比的秘技宝典。

    唯独不见至尊血猽角

    “没有”

    “怎么会没有”

    缇万瞪大眼睛,有些莫名其妙,难以置信。

    拼命地寻找,把储物戒指足足翻了数倍,连带着巫祭天的尸体也碾成碎片,连半根毛都不剩下,但依然不见至尊血猽角。

    嘭嘭嘭

    林峰化作一道流光,飞速疾驰,心跳速度极快。

    “是血猽兽王。”

    “一定是血猽兽王”

    隐约能感觉到一丝微弱到极致的气息,如是空气震荡,那并非能量,纯属威压的辐射,相隔这么远都能感觉得到,来者身份呼之欲出。

    加上第六感的触动,直至心头。

    林峰眼下几乎已是肯定九成,定是血猽兽王降临。

    并不意外。

    之前在圣殿外见到过独行强者的遗留之物,可见血猽兽王在血猽巢穴应该来去自如,甚至在几个虚空绝地中都能轻易往来。

    毕竟,他们的实力摆在那边,且在乱流虚空已经呆了无尽纪元。

    乱流虚空对他们来说早已没有秘密。

    “还好跑得快。”

    “被抓到可不得了。”

    林峰暗道侥幸。

    倘若自己之前被巫祭天缠住,眼下估计麻烦大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和血猽兽王匹敌。

    自己拿了圣物黑暗光球,又拿了足足六支至尊血猽角,怎么看,血猽兽王都不会放过自己。

    “必须快点离开这里。”林峰深知危险。

    尽管这里已没有黑暗光球作为核心,令整片区域如是失去灵魂,血猽兽王想要感知自己的方位,找到自己并不容易。

    但这里始终是他的地盘,身在虎穴,自是逃得越快越好。

    “到了”林峰脑海中清晰记着路线,兜兜转转下,此时已是回到最初落下之地

    黑禁之地的底部。

    只是眼下这里已经没有了巨大吸力,只剩下一些紊乱的暗之能量。

    “嗖”林峰一跃而起,直接钻入血色泥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