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衡量与动手
    项央也在打量着虎王与自称狄疆的男人,眼神里流露出探究的神情,当然,最后一切都归于易飞玄背上的那柄和他本身绝对不相配的长剑上。

    虎王成名日久,武功却是一个谜团,只知道他最常用的武器便是身上捆缚的如婴儿手臂粗细的长链,舞动间如蛟龙出海,在配合他拔山填海的力量,雄浑异常的真气,威力极强。

    当然,作为神捕,他或许窥见过许多剑谱,晓得极为厉害的剑法,却绝对不是一个合格且强大的剑客。

    这柄在未来画面中,能重伤乃至杀死他的长剑,必然是属于一个精擅剑道的绝顶高手。

    至于狄疆,项央倒是格外郑重几分,只因虽然对方的修为不及他,却有一种很危险的气息,而且所学功法应该是魔门的真传,与魔刀带给他的感觉相差不多,都是武功高强,而性格有缺陷之人。

    “若是南凤兰告的密,那女人就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应该是这位天刀察觉到不妥,这才尾随南凤兰跟来的吧。

    不过你来又能改变些什么呢或许你的武功绝高,我们杀不了你,但你想要留下我们,也是难上加难。”

    狄疆摇头,将虎王的猜测排除,悄无声息间,丹田内的真气则尽数提聚,在经脉当中流转成漩,准备随时应付项央出手。

    尾随南凤兰发现他们也就罢了,发现的同时还暴露自己,用意是什么,已经不用多说,只要智商在线,应该都明白项央打的什么主意。

    “哼,狄疆,你未免太懦弱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项央也只是人,不是神,就算完好无缺,以你我的实力联手,未必拿不下他。”

    虎王见到项央一副智珠在握,吃定他们的模样,怒火蹭蹭蹭的就往外冒,恨不得立即将项央踩在脚下,狠狠羞辱。

    风水轮流转,但转的也实在是太快了。

    从他将自己一成的气血之力灌顶给易国辛修行血劫苍穹,恢复还没多长时间,项央已经超越他了,虎王心中难免升起嫉恨,这是单纯的自己内心的阴暗面作祟,倒是与易国辛无关。

    说这话,虎王并非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想法。

    他已经看出来,项央精满气足神旺,完全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人,对外宣称的重伤未愈,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纵然如此,此时此刻,也是他对付项央的绝佳机会。

    从时间上来说,项央天赋奇高,成长太快,而且目下的实力已经是虎王所不能比拟,随着时间推移,项央只会越来越强,虎王要杀项央,将会越来越难,所以此事宜早不宜迟。

    从实力配比上来说,虎王与狄疆两个或许弱于魔刀与小武圣两个,但魔剑所赠与的青钢剑足以抹去这个差距,甚至起到一击定胜负的作用。

    因此,虎王觉得不如就趁现在将项央杀了,尽快解决自己的心腹大患,不然将来必定要遭项央的毒手。

    将心比心,那些要对付虎王的人,虎王一定会用酷烈十倍,百倍的方式还击,而项央,绝对不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

    狄疆沉默,心中也在衡量这件事能不能做,是该抽身而退,还是和虎王联手。

    他首先想到的是人魔宗临来时的嘱咐,对于项央,是持必杀之心的,所以,才动用了威胁南凤兰这样的卑鄙方式。

    而眼下,看项央的表现,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这里动手。

    心中主意一定,狄疆的气势明显发生变化,仿佛一条阴冷的毒蛇从冬眠中醒转,吐着蛇芯寻找项央的弱点。

    虎王哈哈一笑,知道了狄疆的选择,大手一握,脚下依然盘旋成涡的小湖炸出数丈高的水幕,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辉。

    虎王当先出手,哗啦啦的一阵铁链颤动声响起,原本捆缚在其雄武身躯上的长链犹如灵蛇出洞,嗖的一声刺穿空气,朝着项央穿去。

    两端犹如烙头一样的长链尾端一上一下,攻项央的泥丸与心脏两处要害,气雄力大,用的是一门凌厉无比的鞭法,上来不但是试探,更要封住项央的动作。

    而且这虎王还融合了精神武道在其中,因此项央眼中,朝着自己攻来的并非只有两根铁链,而是密密麻麻,如同飞蝗劲射而出的箭矢,铺天盖地,甚至造成暗无天日的异象。

    虎王一出手,形神兼备,招意贯发,武功已经不下于魔刀未曾悟道前的战力。

    与之一同动手的狄疆则不知何时从手中凝聚出一柄弯弯的冰刀,朦胧透明,亮晶如水,如梦似幻。

    一刀划出,带着斩杀精神意志的寒意与杀气,一条浅浅的细线自刀刃斩出,延伸向项央。

    面对两人配合紧密的攻势,以及毫不掩饰的杀意,项央丝毫不乱。

    脚下一踏,真气奔涌汇聚脚掌之上,整个青草地顿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震裂开来,蕴含着特殊的波动规律,似乎是大地的呼吸。

    一条条数米宽的裂痕产生,砂石滚落,同时激射出数道由湿土化作的长刃迎向虎王和狄疆的攻势。

    这数柄长刃看起来像是泥捏的一样,然而内中蕴含着项央精纯无比的刀气与刀意,任意一柄都能斩杀天人高手如砍瓜切菜,威力比起阴风魔刀也毫不逊色。

    这就是项央如今的实力,御天地万物为刀,一招一式,已经无所定形,又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一时间,叮叮叮的清脆响声传出,项央以脚下泥土凝聚的土刀溃散,而虎王和狄疆两个发出的试探性攻击也被抵挡下来。

    这一结果让虎王和狄疆的脸色变得难看下来,眼神飘忽间,不得不重新估算项央的实力。

    虽然刚刚出手并未动用十成的功力,却也有八分,却连项央的根底都摸不到,难免让两人心里犯嘀咕。

    尤其是狄疆,与项央无仇无怨,只是听命于人魔宗,比较理智,心里对于项央的评价再度攀升一个层次。

    如果不是知道有魔剑的后手在,他恐怕已经在寻找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