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二百零二章 对策
    “若是这样,就好办多了,只是咱们还是要好好思量一番。此外,青山寇也不是一般的马贼,里面纠集了不少江湖武者,想从中抓回成云,也要费一番功夫。”

    罗七看着项央手里的小册,微微惊讶,这个东西在谁手里,可就意味着行动以谁为主,项央年少,初进神捕门没多久,竟能当此重任

    汪通见罗七的脸色表情,知道他有段时间没见项央,将他们在赫章县的所为与近日项央的表现一一道出,倒是让罗七三个震惊不已。

    旁的不说,烈火老祖门下的十八火神,在清江府也算是名声斐然,罗七也没把握对付任意一个下九火神,项央能镇压一个,高低上下已经分明。

    “好小子,当初苦大师和我们分手前,曾说过你资质非凡,且传承也隐晦难辨,说不定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超过我,竟真到了这一步。”

    罗七还有话没说完,项央主刀,但竟然以一门凶残陌生的爪法压制火神,这就更恐怖了。

    像是聂小凤郝成等人,见到项央时,这个少年的根基与武学已经不弱,对此的反应也就差了些。

    但他不同,当初他可是在黑山上见过一条经脉未曾打通的项央,时至今日,不超过四个月的时间,竟然已经超过他,这简直是颠覆他的想象。

    “好,小项越强越好,有他对付言无疆,罗七你对付陆虎,又有我们从中协助,镇压这两帮人,再借助他们的势力追捕成云,正好。”

    聂小凤抻了一下手中银鞭,目中闪烁,她是烈性子,对陆虎和猛虎帮忍了很久,现在终于等到援兵,自然要狠狠镇压对方。

    另一边,镇门口看着残疾乞丐的壮汉一路小跑回猛虎帮,来到一间布置奢华的大厅,通报后向陆虎报告了自己在文阳镇口见到的一幕。

    陆虎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身材高大魁梧,面相阴狠刻薄,说是虎,其实气质更像毒蛇。

    身下是红木镂空太师椅,身上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锦袍,倒也颇有枭雄气势。

    在陆虎怀里,还坐了一个长相妖娆,极为丰满风骚的妇人,从桌上摘下一枚紫色的葡萄,拨开皮塞入自己嘴中,又含着渡给陆虎,看的壮汉眼热心跳,恨不得自己是陆虎。

    这妇人他也认得,乃是西街烧饼摊老板的妻子,不过去年被陆虎看重,收到后房侍奉自己,年纪虽然不复青春,但极受宠爱,是公认的尤物。

    至于这个尤物原本的老公,大概不是死了,就是在猛虎帮的哪处地界出苦力,早晚也是活不长的。

    “持我的拜帖到东火帮将言无疆请过来,就说有要事商议,不可拖延,快去。”

    陆虎咽下葡萄,拍拍妇人的肩膀,示意她先离去,妇人最识大体,向着陆虎扭腰摆臀,款款而去,带走一阵香风。

    陆虎满意的点点头,心里琢磨着晚上该好好宠幸一番,自己整理好衣物,静静等待言无疆的到来。

    对于神捕门的一行人,他还是极为忌惮的,说到底,他有靠山,有依仗,但对上神捕门这个庞然大物,有几个心里不打怵

    只是有句话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青山寇给他带来的收益不小,真丢弃,他还舍不得。

    没过多久,一个满面春风,富有男儿刚强之气的大汉便披着长袍龙行虎步走入房间内,陆虎见到,连忙起身迎接,来人正是言无疆。

    “行了,老二先坐,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把我叫来我正忙着把新到的那三千斤干铁运给老封,哈哈,这个混蛋最近没少动作,居然吃得下这批货。”

    言无疆比起阴森刻薄的陆虎,更有王者之气,说话声音浑厚,带着玉扳指更添了几抹贵气,入座后极为开怀道。

    陆虎却颇有些愁眉之意,斟酌一番,将壮汉所言转述,同时担忧道,

    “神捕门又来人了,而且此次阵势不小,我怕对方不会干休,大哥,要不咱们还是放一放,以老封的实力和来去如风的做派,纵然咱们不拦着,他们也未必能有收获。”

    听到陆虎的话,原本极为开怀的言无疆也沉默了一番,不过随后冷冷一笑,

    “神捕门老二,延熹郡城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那就更应该清楚他们现在是自顾不暇,忙着对付魔门。

    还有一件事你可能不清楚,大周在朝廷上,本身就有不少人对神捕门这个像江湖门派更甚于朝廷势力的机构有所不满。

    这次延熹郡发生的事已经成了一个导火线,烧开了,十九州的神捕门只怕都讨不了好。

    他们现在要的是稳定,是龟缩,所以咱们可以更强硬一点,反正这个势力成立之初只是为了对付魔门,之后才渐渐延伸到其他方面。”

    陆虎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些事,七年前鱼飞玄乃是成郡的金章捕头,位高权重,结果被人查出暗地里是拜火教的护法之一,引发一场大地震,波及深广。

    之后大周圣上震怒,将如日中天的神捕门清洗大半,信任也打了折扣,支持力度远不如过往,甚至不少高官对于这样一个江湖气极重的部门很是敌对。

    近年来江湖各地搞风搞雨的不少,未尝没有神捕门衰落的原因在里面。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捕门若是铁了心要拿青山寇和成云开刀在,咱们拖不了多长时间,还是要早做打算。”

    陆虎的话也给言无疆提了个醒,旋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双眉紧蹙,点点头,

    “也好,我会给封寒带信,让他暂时先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打打秋风。

    至于咱们这里,只要你我联合,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我们只是派人推诿他们调查,又不是明目张胆的和神捕门作对。

    另外,这些日子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为了对付神捕门的人,我还专门请了师兄尔无厚来此,他的破玉拳经威能浩瀚,本身又快要破入真气外放的境界,我们足可以高枕无忧。”

    言无疆哈哈大笑一声,陆虎也松了一口气,眼神带着喜悦。

    言无疆,本叫言疆,只是师门到他这一代为无字辈,所以又叫言无疆,尔无厚则是他同辈的师兄。

    陆虎也在过去见过对方几面,深知对方实力的恐怖,绝非他们两个能比。

    以现在神捕门的臭鱼烂虾,在有尔无厚掠阵的情况下想要对付他们,不过是以卵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