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六十三章 各怀鬼胎 (求收藏和推荐)
    听到项央的怒吼,看着项央数次险死还生,孙涛眼中怀疑,心里也在犹豫不决,项央的实力,似乎并未完全发挥出来,或者说有意不发挥

    不是孙涛多疑,而是项央出第一刀和现在的表现差距实在有些大,第一招云龙三现,刀影三分,直接打伤钱孚,刀法堪称惊艳,他虽是练拳的,也能知道这种刀法比他的伏虎拳要精妙的多。

    但之后钱孚主动寻求进攻肉搏,项央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明明手持宝刀,刀刃带着渗人的锋芒,却很少建功。

    别说钱孚现在口服麻药,战力大损,就是全盛时期,也不能以肉身硬接刀刃的斩击,内力是内力,没有专门的横练功法,想要刀枪不入,难度简直不要太大。

    非但没有上前,孙涛在吼声过后,反而后撤几步,冷冷看着十几米外在大榕树下纠缠如一团影子的两人,吼声阵阵,刀光连连,似乎完全不担心钱孚获胜。

    “妈的,这个人精。”

    见到孙涛无动于衷,反而后撤几步,项央暗骂一句,却在分身之际被钱孚抓住破绽。

    雁翎刀的刀背被钱孚左手抓住,强大的力道晃动,直接扯的项央踉跄向前,右拳则附着内力,带着呼和风声,宛如出抛掷的巨石,狠狠砸向项央的头部,若是打在实处,只怕项央脑浆子都能被打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项央双眼圆睁,脚下一滑,脑袋一缩,灵巧的避过钱孚的锤击,同时握着雁翎刀刀柄,用力一转。

    蹭蹭蹭的响声传出,雁翎刀直接在半空中旋转十几圈,强大的力道让钱孚拿捏不住,旋转的刀刃更是不时刮过钱孚的左掌,没几下便刮出一层死皮,让钱孚惊了一跳,放开左手,后撤几步。

    项央则是重新握住雁翎刀刀柄,用力一跃,纵到离孙涛不远处的位置,寒着脸,冷冷的看着孙涛,

    “孙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在前面打生打死,你却在后方悠哉悠哉的看戏,似乎不是好汉所为。”

    面寒声冷,语气激进,普通人以为项央已经恼怒不已,但孙涛却看出旁边这个捕快的装腔作势。

    “我非好汉,项捕快也不是君子,明明有实力却隐而不发,别以为我不知你的如意算盘。”

    项央皱眉瞥了眼孙涛,摇摇头,叹了口气,

    “孙师傅误会了,非是在下不尽全力,而是钱孚武功实在骇人,中了迷药仍然生龙活虎,且内力源源不断,我不是对手。”

    孙涛不再回话,只是更对自己旁边这个死捕快多了几分警惕,谎话连篇,不怀好意。

    在项央出面和钱孚对质说话时,孙涛已经想明白自己被这个少年耍了,既没有衙门掺和其中,县令李致知也不知道项央所为,一切都是这个少年为了报仇自己搞出来的。

    那么自己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果项央成功报仇,杀了钱孚,会留下自己吗孙涛觉得十有八九不会。

    毕竟一个捕快,一个官府中人,竟然为了报私仇而苦心谋划,狠下辣手,消息但凡有半点泄露,前程都完了,说不定还得吃牢饭。

    再有就是孙涛实在不放心项央的人品,虽然接触不过三次,见了也不过三次面,但这个少年的作为实在当不得一个正直,杀人灭口也不是不可能。

    也因此,孙涛才在两人交战时作壁上观,不敢有丝毫妄动,因为他不确定项央会不会借刀杀人,在自己出手后直接脱离战圈,让自己孤身一人面对如疯虎一般的钱孚。

    不得不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考虑问题有时想得太多,看起来有些拖拉,却是谨慎与智慧的体现,项央的确存了不良的心思。

    月夜之下,孙涛和钱孚两相交战,同归于尽,起因便是两者仇怨久矣,剧本项央都安排好了。

    甚至项央都做好暴露一丝的准备,比如他两次在酒楼会见孙涛,这是瞒不过人的,但除此之外,再无人知道两人有其他联系。

    他满可以交代出贾逵钱孚拐卖案一事,说自己想借助孙涛来查探虚实,却不想孙涛如此刚烈,直接拉钱孚同归于尽,也算保全武馆的名声。

    总之是一张口,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人都死了,证据都指向孙涛,别人能拿他怎么样

    唯一遗憾的是孙涛不上当,甚至存了让项央自己和钱孚死磕的打算,滑不溜丢,让项央的打算落空。

    这边两个人各怀鬼胎,对面的钱孚却是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好了,眼皮耷拉,几次想要闭合,都被他以强大的意志力强行睁开,偶尔眼中的景物竟然还会分身,一个变成两个,显然已经出现幻象。

    精神上的麻醉他可以用意志稍稍抗衡,肉身上的麻醉,更加麻烦,双手双脚发麻,像是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让钱孚难过的想要吐血。

    知道继续这样下去,不用面前的项央和孙涛动手,自己就倒下了,钱孚狠狠咬了口舌尖,一口腥甜就在嘴中扩散,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叫出声,却硬生生忍住,脑袋也清醒数分。

    “孙师傅,钱孚已经是强弩之末,支撑不了多久,不如咱们一同上去了结他的性命,如此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各有把柄,也就不用担心彼此耍花招了,你看如何”

    项央眯着丹凤眼,狭小的细线中闪耀精光,提出的意见让孙涛有些心动,如此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他所顾虑者,无非是项央卸磨杀驴罢了。

    “好,项捕快这么说就对了,今晚事毕,钱孚就交给我处理,你还是县衙的捕快,我还是武馆的武师,大家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话音落下,孙涛气质瞬间变幻,从一个普通的人,化为凶残的虎,一扑两丈,袭向钱孚,双拳幻化,如虎爪,直接打向钱孚的上胸心口处,虽无内力,却恶风凛凛,其在拳法上的造诣还在钱孚之上。

    同一刻,项央脚下一滑,几步间跨到钱孚身前,雁翎刀举起,在月光下反射出淡淡的银光,朝着钱孚下路双腿前后左右各砍一刀,刀光笼罩,几乎将钱孚的下身埋在里面,正是八方藏刀,无可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