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一章一声叹息
    柳十岁当然是个话很多的人,不然当年井九遇着那名修闭口禅的果成寺年轻僧人时怎么会想到他。

    当然,他的话唠程度没有像今天这样夸张。

    这十几年里他背负了太多责任与秘密,因为担心不小心说漏嘴,因为压力,因为要扮演一个境遇惨淡的入魔弟子,他的话越来越少,都快要憋疯了。

    直到今天井九的手镯变成了剑替他开道,无数道青山飞剑去往西海,他终于不用再扮演那个角色,得到了解脱,他恨不得把过去十几年没有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洞府里很安静,很长时间都没有声音,小荷抱着他,轻轻地抚着他的背。

    柳十岁有些感动,又有些紧张,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僵在半空里,脸越来越红。

    最后他再也无法忍受,颤着声音说道:“我我有些渴。”

    小荷离开他的身体,看着他笑了起来,说道:“说这么多话,能不渴吗”

    柳十岁不敢看她,把茶杯里的泉水一口饮尽,然后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有了丹药的帮助,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冥想,他的伤势好了些,关键是剑元恢复了很多,应该可以驭剑。

    小荷感受了一下身体,确认伤势没有太明显的好转,但应该能自如行动,点了点头。

    柳十岁扶着她走到山崖间,说道:“刚才我说公子与赵腊月有很多秘密的时候,你是不是很烦我”

    小荷心想你还知道啊。

    柳十岁说道:“其实我也还有一个秘密。”

    小荷心想还来

    “但那个秘密是我自己的,所以可以告诉你。”

    柳十岁带她走到旁边的树林里,吹了声口哨。

    那道飞剑听着声音,回到他的身边,剑尖轻颤,不时回首望去,似有些不舍。

    柳十岁走到林间那处微微隆起的地面前,右手隔空一抓,泥土破空而起,露出里面的一把剑。

    那把剑体形细长,气息清冷淡渺,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初子剑。

    当年在朝歌夜宫里,这把剑由金明城代表神皇赠予赵腊月,在桂华城她又给了柳十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洛淮南便是死在此剑之下。

    这些年里,西王孙与很多人都在寻找这把剑的下落,但始终没有结果。

    因为柳十岁从来没用过这把剑。

    看着那把剑,小荷有些吃惊。

    西王孙当初交付她的任务里很重要的一项便是找到这把剑。

    谁能想到柳十岁居然把初子剑藏在海州城数百里之外的山林里。

    柳十岁把初子剑从泥土里拿了出来,用衣袖擦干净,插在腰间。

    那道明亮小剑微微颤动,绕着他的身体不停飞着,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似乎想要斩下去,试试初子剑的硬度。

    柳十岁赶紧阻止,牵着小荷的手准备踏上飞剑,就此远离。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响起一声叹息。

    逃离海州城的时候,在天空里驭剑狂奔之时,他也曾经听到过一声叹息。

    那声叹息里充满了感慨,还有些微微怅然与遗憾。

    这声叹息里也有感慨,但怅然与遗憾已经变成了满足与欣慰。

    不管是哪种意味的叹息,都是西王孙的叹息。

    柳十岁神情骤变,毫不犹豫抽出腰间的初子剑,在身前挽出一道剑花。

    小剑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剑首微抬,便要破空飞走。

    咔嚓

    碧蓝无云的天空里忽然响起一道闪电。

    雷霆落在山崖间。

    轰的一声巨响。

    崖间乱石飞溅。

    柳十岁与小荷摔落在地面,浑身是血。

    一道身影从天空里飘落。

    他穿着明黄的衣衫,珠帘遮着脸,眼神幽静,气息深不可测,如帝王般。

    西王孙。

    初子剑已经离开柳十岁的手,嗖的一声,直刺西王孙的脸。

    珠帘轻荡。

    西王孙伸出右手。

    轻而易举。

    他抓住初子剑。

    初子剑挣扎了片刻,很快回复了平静。

    西王孙向斜前方的天空看了一眼。

    那道小剑藏在岩石后方,似乎在准备偷袭。

    感应到西王孙的目光,小剑毫不犹豫,直接向着山后飞去,瞬间消失无踪。

    “跑的真快,好剑。”

    西王孙赞叹了一声,知道即便是自己想收服那道小剑也需要很长时间,没有再生想法。

    他望向柳十岁,眼神里有些失望,又有些欣赏。

    “没想到,我居然会被你们这些小孩子所骗。”

    “你怎么会在这里”

    柳十岁脸色苍白说道。

    他的心里充满了震惊与不解。

    在他想来,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正道宗派的强者们正在围攻云台,不老林的秘密即将大晓于天下,西王孙做为不老林的首领,不在那边迎敌,却来追杀自己就算自己做的事情是不老林最痛恨的叛变,但难道杀死自己比保住不老林还更重要

    “很明显,这是你们准备了很多年的杀局,就算我留在云台,又还能做些什么呢”

    看着柳十岁的神情,西王孙便知道他在想什么,平静说道:“既然如此,我何必还留在那里等死”

    柳十岁说道:“那你应该做的事情是赶紧逃跑,为什么还来追杀我”

    “杀死你当然是很重要的事,但我跟着你,当然是有别的原因。”

    西王孙看着手里的初子剑,眼神深沉。

    只需要一滴精血,这便会是他的剑。

    云台被毁,确实是不老林难以承受的代价,但能找回初子剑,也算是个补偿这才是南海真正的传承,拥有这把剑,他停滞多年的境界便有可能突破,到时候无论是师兄,还是青山、中州派的那些老家伙,又有何惧

    “就为了这把剑云台里的人都是你最忠心的下属,你一点都不在乎难道那些人的死活还没有一把剑重要”

    柳十岁莫名有些生气。

    西王孙收回视线,看着他说道:“不老林本来就是一把刀,有什么好在乎的,真正重要的永远是握刀的手。”

    云台毁便毁了。

    那些刺客与部属死便死了。

    只要他还活着,那些隐藏在最深处的人还活着,那么不老林便会永远存在下去。

    更何况,柳十岁再如何厉害,终究还是没能发现那些真正的刀。

    柳十岁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更加苍白。

    “今天将会死去的那些人都是刀,但你不是。”

    西王孙看着他感慨说道:“真人很欣赏你,我也一样,我本来希望你能成为下一个握刀的手。”

    柳十岁说道:“抱歉,让你失望了。”

    “不,你为了取信于我居然杀了洛淮南,这等手段心志非绝世枭雄不能为,对这样的你我只有欣赏,绝无失望。”

    西王孙说道:“只可惜今天我不得不杀了你,因为我总要给某些人一个交待。”

    崖间忽然响起一声叹息。

    一茅斋的老书生走了出来,看着西王孙说道:“原来我也只是一把刀。”

    西王孙看着他有些意外,沉默片刻后说道:“严先生当然不是刀,您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