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正文 第七十章我也想出去看看
    沈云埋没能听到童颜与这个少女的对话,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人仿佛变成了镜子两边的雕像。

    没过多长时间,二人的无声对话便结束了,童颜眨了眨眼睛,红衣少女已经去了石阶的最下方,被云雾掩去了身影。

    沈云埋知道这应该是某种神识道法的交流,不免觉得有些遗憾,好奇问道“你女儿?”

    童颜说道“我的关门弟子,你为何会觉得是我的女儿?”

    沈云埋指了指他的脸。

    童颜声音微沉说道“她的眉毛可不淡。”

    沈云埋说道“我说的是她的脸生得很嫩,与你有些像。”

    童颜说道“你很闲吗?我们应该只有半天的时间用来计算边界以及能量等级。”

    说完这句话,他轻轻一挥,把那面铜镜扔出了战舰,也不知道消失在陨石群的何处。

    沈云埋不解问道“为什么不留着?”

    童颜说道“开派祖师传下来的规矩,只有掌门知道,我要告诉你?”

    沈云埋操控着机器人向一个圆柱走去,说道“感觉你现在心情不是特别好,我们还是聊些别的吧,毕竟我是一个识时务的人,现在带着这么一身破铜烂铁只怕打不过你。”

    童颜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与卓如岁关系一直不好,这与柳词在西海的事情有一定关系,更重要的是性情差异。

    这时候听着沈云埋不停地碎碎念,他仿佛看到了又一个卓如岁,不禁皱紧了眉,说道“快点。”

    沈云埋说道“着什么急,就算你联系上自己的徒儿,让他们出来,他们就真的能出来?我可不相信那个阵法。”

    童颜说道“那个阵法的主持人是雀娘。”

    沈云埋说道“在书里她最多算第三聪明,连你都不如,她主持又如何?”

    “那座阵法的基础是烟消云散阵,太平真人当年设计这座阵法便是想着最终人人飞升,后来景阳真人去镜宗专门研习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应该说这座阵法的是他们师兄弟弄的。”童颜面无表情说道。

    沈云埋举起机械臂,竖起大拇指说道“靠谱。”

    不等童颜接话,他接着说道“你与无恩门可能不熟,但你知不知道恩生这个人?这个破茧者有些意思,性情特别硬,但说话特别无聊,手式也很无聊,就会竖拇指、中指、剪刀手什么的……”

    童颜再也无法忍受,直接用道法封住六识,开始静坐冥想。

    沈云埋见着无人回应,觉得好生无趣,只好走到那个圆柱前与战舰的电脑系统相连,开始计算数据。

    黑色战舰已经飞到了一个确定的位置。

    那片虚无就在战舰与遥远的那颗恒星之间。

    舰首的重力透镜早就已经无声探出,还有几十件最先进的探测设备也在谨慎地靠近那片虚无。

    各种数据源源不断地被送回。

    淡蓝色的光在舰身各个构件里传递,就像是水光,无数信息在其间穿行,相遇,然后算出结果。

    整个计算过程当然是沈云埋控制,但具体的运算大部分由舰载电脑负担,他的大脑有很多领域闲着。

    闲着干嘛呢?这真是件麻烦的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童颜缓缓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发现果然快了很多,已经算出了很多数据。

    沈云埋正无聊到了极点,发现他醒了过来,赶紧说道“你先别急,不要再闭眼,我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童颜神情微变,问道“何事?”

    沈云埋说道“几天前我不是对说我曾经在老宅看过很多祖星的老电影?”

    童颜嗯了一声。

    沈云埋接着说道“刚才无聊的时候,我想到你和你那个女徒儿隔着镜子相见的场景,忽然记起来了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那部电影名字我忘了,故事也没记,残留的印象里就是阳光特别烈,山上特别热。我为什么会记起这部电影,你造吗?那个电影里有个母亲去探望在监狱里的儿子,母子两个人隔着玻璃,拿着有线电话说话,那个鹅子还对着一个表说什么数字,就像我看过另外一个电视剧里的小丫环杀人报方位一样。接着回探监,我忘了是导演的想法还是我当时急着拉尿选了暂停,反正他们隔着窗户静止了很久,就像你们刚才一样……啊这个数据好像有问题。”

    童颜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你最多还有一个标准小时,快做。”

    “居然敢命令我!你现在有些飘噢。”

    沈云埋的机器人竖起一个中指,忽然望了望天上,说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哥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觉得自己能飞,跳到了窗子外面,很可惜没能飘起来,就这样落到了地上,死了。”

    ……

    ……

    平咏佳飘了起来,站到了天空里。

    该来的人都来了,要走的人也站了出来,那瓣桃花眼看着便要落下,通天大阵便要启动。

    “就这么点人?”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顺着那道声音望向昔来峰前的广场。

    广场上松树如涛,与果成寺里的松海有些相似,断溪谷长老向晚书带着数十名中州派高手就站在那里。

    人群最前方站着位红衣少女,眉眼漂亮至极,明媚动人,就像是秋天的满山红叶。

    很多人已经猜到她便是童颜的关门弟子,那位神秘的中州派掌门。

    平咏佳说道“不少了。”

    红衣少女面无表情说道“师父说越多越好,你们就弄了这么几个家伙,我怎么向他老人家交待?”

    不管元曲夫妻还是雀娘,在修行界的地位都极其崇高,更不用说苏子叶这个邪道巨头以及彭大先生。

    她居然敢用家伙这个词来形容他们!

    很多宗派人士顿时紧张起来,心想朝天大陆好不容易太平了几百年,难道两大正道领袖又要干起来了?

    有些不知道内情的青山弟子喊出声来,要对方收回这些话并且道歉。

    那位红衣少女看着那些青山弟子面无表情说道“都给我闭嘴!不然我就回来把掌门接了!”

    平咏佳无奈说道“你现在是中州掌门呢。”

    这对话实在是太过怪异,那少女说的莫名其妙,平咏佳应的乱七八糟,里面又隐着一份对晚辈的宠溺。众人震惊之余不知该如何言语,至于那几个勇敢而莽撞的青山年轻弟子则是早就被自家师长拖到了人群后好好地教育了一番。

    红衣少女挑眉说道“反正青山到现在也没个掌门,我一肩挑了有什么不行?”

    这话更是荒唐,平咏佳再宠爱她也不能由她再说下去,赶紧说道“别闹了,我会给青山挑个好掌门,不急。”

    红衣女少还想再说些什么,白发苍苍的向晚书长老轻轻咳了两声,用神识传话道“掌门算了,不然万一对方反过来要把我派掌门一肩挑了怎么办?他们虽然宠你,但你父亲与他们关系总是不好了这么些年。”

    她哼了两声,不再说话。

    平咏佳松了一口气,踏空而行,离开黑玉盘的范围,只是随手留下了一道剑意。

    那道剑意极其淡渺,普通的修道者根本感受不到,却像是一点火焰点燃了整片草原。

    那些刻痕里的流金般的液体燃烧起来,散发出并非真实的金色火焰,开始缓缓流动向前。

    通天大阵正式启动。

    一茅斋负责这座大阵的二转运行,数十名书生站在黑色玉盘四周,有些紧张地注视着那些流动的金色液体。

    随着流金缓慢向前,越来越多的刻痕被填满,就像是一个一个的符文被写了出来。

    在符阵的深处却隐藏着极高深的剑意。

    流金渐渐占据黑玉盘三分之一的面积,所过之处,剑意渐生,接触到的那些来自各处的法宝也开始散发光毫。

    数百道法宝光毫依次亮起,释放出难以想象的威压。

    这幕壮观的画面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群峰处处传来惊叹声与赞美声。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那些光毫与剑意依然没能完全占据整个黑玉盘,因为通天大阵的最深处还有一道阴影。

    那道阴影是一座黑色的山。

    直到这时候,人们才震惊万分地想起来,青山镇守尸狗大人还在通天大阵里!

    这不是荒唐而可笑的失误,而是真的没想到,大阵已经启动多时,尸狗还在里面做什么?

    无数道视线穿越那些光毫与若隐若现的剑意,落在尸狗的身上,那个红衣少女更是急着喊了起来“狗爷!快醒醒!”

    不知道是听到了年轻掌门的话,还是感受到了那些情绪各异的视线,尸狗缓缓睁开眼睛。

    就像是黑色的山野里出现了两朵好看的蒲公英。

    举世皆知它的强大与幽深,都以为它的视线必然是冷酷而漠然的,然而……这一刻它的眼神竟是那样的温暖。

    温暖的眼神里还有好奇。

    在一起便是可爱。

    就像一个工作了无数年的导盲犬终于退休,可以去外面的草地上自由奔跑,对家门外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很多人感到错愕,不知如何言语。

    元曲明白了它的意思,脸上的震惊渐渐变成释然与最真诚的笑容。

    有些青山长老,比如过南山甚至笑着流下泪来。

    “是的,我也想出去看看。”

    尸狗的声音回荡在青山群峰之间。

    带着好奇、期盼。

    还有一点点不好意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